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美空军力求确保在军事航天领域的领导地位

  《航空周刊》网站2017年3月1日刊登文章称,管理太空资产是美空军的核心功能之一。随着太空变成对抗日益激烈的领域,美国政府正在认真审视如何更好地管理军事太空资产,美空军则寻求维持其在军事航天领域的领导地位。
     
  背景
     
  美空军航天司令部(AFSPC)副司令戴维·汤普森少将表示,AFSPC已在较为良性的环境中运行数十年。操作人员习惯于密切关注自然威胁,如空间碎片、环境辐射和太阳风暴,并采取适当行动以使航天器规避危害。但这种环境已发生改变。潜在对手开始部署从电子干扰装置到反卫武器的进攻性太空能力,用以摧毁美国太空资产。为了应对新兴威胁,美空军致力于增强其太空基础设施。
     
  管理碎片化问题
     
  美国防部面临如何更好管理其太空资产的压力。尽管美空军当前负责超过90%的国防部太空企业级体系,但国防部太空项目领导职权(包括采办权)是碎片化的,分散在60个政府利益相关者之间。美国政府问责局(GAO)2016年发布的报告警告称,这种碎片化的领导权将造成项目延迟、取消、成本上涨和运营低效。国会也密切关注该问题,国会议员在审议2016财年国防政策法案时对军事航天采办的不连贯性感到担忧。
    美空军作为国防部太空项目领头羊的长期地位可能会面临潜在威胁。美副国防部长2015年指派美空军部长担任国防部首席太空顾问(PDSA),但美空军可能会失去该职务。GAO报告指出,官员和专家质疑该举措是否有效整合了碎片化的领导职权。一些人认为,PSDA职权在国防部长的支持下将取得更好的效果。
     
  美空军的应对举措
     
  汤普森表示,美空军需要带头研发整个军事领域的新型指挥与控制架构、工具和能力,确保美国维持太空优势。这意味着,美空军要在协调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的所有太空活动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汤普森详细阐述了美空军为支持其太空基础设施已经采取的一些举措。其中一个举措是,将任务分散部署于更广泛的在轨系统,增加冗余度并尽可能降低个别攻击造成的破坏程度。该举措还可用于地面控制站,美军全球卫星控制网络的分散程度越大,网络攻击对特定节点造成的破坏程度越小。
  汤普森表示,如果系统、功能和任务的分散程度足够大,则意味着敌方每次攻击只能获得非常少的收益。例如,GPS星座当前拥有30颗在轨卫星,如果敌方攻击1~2颗卫星(甚至5颗),GPS星座受到的影响仍然非常有限。
  美空军还在考虑为卫星配备进攻性和防御性能力。一个构想是使易受攻击的卫星携带更多的星载燃料,以便通过轨道机动来规避威胁。美空军正在研究各种方法,以将这种能力集成到“天基红外系统”和“先进极高频”卫星。
  美空军还有机会利用商业卫星的技术进展,商业和民用市场拥有强大的遥感能力,军方可利用这种能力支持ISR任务。国防部可直接采购这些商业能力,或者由商业运营商代表政府运行这些能力。
     
  增强一体化作战能力
     
  美国防部需具备联合部队一体化作战能力,以探测威胁并有效应对威胁。为此,美空军近期在施里弗空军基地创建“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以整合国防部和情报界之间的太空防御行动。该中心还作为枢纽,支持作战协作以及关于新型太空系统战术、技术和程序的试验。
  汤普森表示,美空军有能力并应该发挥领导作用,以明确如何协调和整合所有这些能力。如果具备空中、太空和网络能力并将这些能力有效整合,那么在保卫国家安全和联合部队方面,整体作战效能将比各部分作战效能的总和更强大。(冯云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