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美空军航天司令部推出三项太空领域举措

  据美空军航天司令部网站2017年4月7日报道,4月4日,在第33届太空研讨会上,美空军宣布了三项太空领域的重要举措。在专题演讲中,美空军航天司令部(AFSPC)司令约翰·雷蒙德上将宣布了在空军参谋部创建的负责太空事项的新办公室、新型太空作战架构以及对太空战斗管理指挥与控制系统的改进。
  雷蒙德阐述了已有35年历史的AFSPC在创建之后的不断演进、其在“沙漠风暴行动”中首次参与作战,以及美国当前面临的太空威胁。雷蒙德称,中国在2007年成功试验反卫武器,造成约3000个太空碎片,这标志着新太空时代的开始,也标志着AFSPC发展的第三阶段——现代军事航天时代,太空在这个时代成为联合作战领域。就像空中、陆地和海上作战领域一样,太空也是一个作战领域,AFSPC空军人员是联合作战人员。
  
  太空作战架构
  
  雷蒙德推出的“太空作战架构”(Space Warfighting Construct)整合了变革性的、围绕作战的指挥方案,目的是维持21世纪的太空优势。新太空时代被界定为对抗激烈、能力降级和作战受限的环境。雷蒙德谈论了AFSPC正在如何演进,以确保在这种新环境下可为作战人员提供太空能力。
  雷蒙德称,为了建设司令部并将其能力集成到联合军事作战,AFSPC需进行适当定位,以应对当前面临的多域挑战。战场空军人员在投入作战时,可利用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能力实施作战,太空和网络是一体化多域作战的基因。
  
  太空BMC2项目
  
  雷蒙德推出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战斗管理指挥与控制”(BMC2)系统的发展。他表示,美军太空作战概念依赖于跨多个领域的指挥与控制能力。太空BMC2系统将使作战指挥官对太空资产同时进行机动操作,并指导防御性作战以应对多重威胁,同时为作战人员维持太空效能。
  雷蒙德称,AFSPC启用了“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以构建国防部和情报界之间的统一行动,从而在太空领域发生激烈对抗时实现有效指挥与控制,最终在战争扩展到太空时为美军提供作战并取胜的能力。该中心现已更名为“国家太空防御中心”。AFSPC将为扩展到太空的战争做好准备。
  
  负责太空的副参谋长
  
  除了新型“太空作战架构”和太空BMC2项目,雷蒙德还宣布,在空军总部创建由三星级将军担任的负责太空的副参谋长一职(A-11)。美空军已设有负责作战的副参谋长、负责情报的副参谋长,还将设置负责太空的副参谋长,他将致力于确保部队能够得到有效的组织、训练和装备,以应对太空领域日益增长的挑战。
    最后,雷蒙德重申了AFSPC任务的重要性。他指出,如果没有AFSPC的优异工作,美军将无法实现当今的作战效能。联合作战的合作伙伴们始终需要使用太空中的资产,但这已不再是自然拥有的优势,AFSPC正在艰难地确保实现该目标,且必须得到政府、工业界以及国际合作伙伴的支持(冯云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