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美战略司令部在各任务领域应对新兴威胁的重要举措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2017年4月4日举行了以“美国战略司令部项目”为主题的听证会,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上将在会上发表证词。
 
听证会背景
  
  战略司令部执行七项“统一指挥计划”(UCP)任务:战略威慑、太空作战、网络作战、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全球打击、导弹防御、分析和目标定位;其构想是提高整合这些独立任务的能力,以创建更有效的威慑。战略司令部慑止大国冲突的能力取决于在所有作战领域慑止冲突的能力,尤其是太空和网络领域;必须从多域作战角度考虑任何未来国家安全架构,这还涉及战略威慑。
  俄罗斯正在推进太空对抗、网络等多种能力的发展。中国正在寻求长期军事现代化项目,推动常规全球打击、进攻性太空对抗、计算机网络等能力和技术的发展。此外,朝鲜、伊朗及不受控制的地区正在发展各种作战能力,对美国及其盟国构成挑战。
  美国数十年来享有的军事优势已经发生改变。美国致力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组织及支持这些组织的国家时,潜在对手已利用这个机会发展先进的核武器及常规武器,其性能与美国许多系统不相上下;此外,潜在对手还在相互学习,并对网络和太空领域形成深入理解。未来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保持快于对手变革速度的发展,及时应对新兴威胁。
 
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三个基本优先事项
  
  第一,战略司令部将提供战略威慑,以应对任何潜在对手。战略司令部必须确保持续作战,注重当今作战,并承诺实现核“三位一体”、武器、指挥与控制、太空、网络空间和导弹防御能力的现代化。威慑行动需包括前瞻性地影响任何潜在对手并向其传达威慑信息。
  第二,如果威慑失败,美国将依靠战略司令部采取果断回应。回应行动必须利用战略司令部各领域、各部分的力量来挫败任何潜在对手。战略司令部必须与所有部门和任务部队合作以实现该目标。但仅执行回应行动不能满足当前战略环境。
  第三,为了实现战略威慑和果断回应,必须建立充满弹性、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战备部队。为此,战略司令部需奉行作为作战司令部的理念。战略司令部执行全球日常作战,其部队能力需具备深度和广度,不能独立作战,必须与盟国、合作伙伴、其他部门、国防部、联合参谋部及其他司令部进行一体化,以填补所有缺口,确保利用战略司令部能运用的独特能力。
核力量
  
  当前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是“3+2”构想:将11种核武器组成的核武库转变为3型弹道导弹和2型空射核武器的组合。如果该构想仍符合即将进行的“核态势评审”,完全实现该构想需要长期持续的基础设施现代化和重组,持续发展人力资本和认证、评估核武库的科学管理工具。
 
    核指挥、控制、通信(NC3)
  战略司令部需要由太空、空中、地面运行的独立系统、设施和平台组成的NC3能力。
  太空领域:正在从“军事星”卫星通信系统过渡到“先进极高频”(AEHF)卫星通信系统,AEHF系统与所需的“先进超视距系列”(FAB-T)地面和机载终端将提升核部队的通信能力。
  空中层:继续更换E-6B和E-4B空中指挥机的通信系统,为核部队提供全球连接;寻求重组使用寿命即将结束的E-4B机队;为B-2轰炸机部署“甚低频”和“先进极高频”能力,确保全谱冲突的超视距连接。
  地面领域:预警雷达站点完成高空电磁脉冲强化升级,继续现代化“核规划与执行系统”(NPES);建造新型指控设施,作为核与国家指控架构的关键组成部分,预计在2018年交付。
 
    洲际弹道导弹(ICBM)
  “民兵”项目:在“地基战略威慑”(GBSD)部署前,持续对超出使用寿命的“民兵”系统进行重组。GBSD将在2028年初步部署。
  GBSD项目:已成功完成“里程碑A”,正在向一体化武器系统解决方案推进。继续促进空军、海军和工业界的合作。
  支援部队:完成UH-1N直升机替换项目、有效载荷运输机更换项目、ICBM加密技术升级。必须升级法律指导、政策框架和交战规则,以防御所有威胁,尤其是无人机等新兴威胁。
 
    弹道导弹核潜艇
  核潜艇:从2027年开始,“俄亥俄”级核潜艇每年将退役1艘。必须按时交付“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的设计和生产,以满足其2031年首次战略威慑巡逻的目标。12艘“哥伦比亚”级核潜艇将作为“三位一体”核威慑体系的一环,直到21世纪80年代。
  潜射导弹:海军已采取措施延长“三叉戟Ⅱ”D5导弹的寿命,该导弹将作为“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的初始基线弹道导弹。英国海军也将继续装备“三叉戟Ⅱ”导弹系统。
 
    轰炸机
  B-52:将接受雷达系统升级;结构寿命将延长到2050年之后,战略司令部支持空军研究更换其发动机的可行性。
  B-2:战略司令部支持空军升级其可生存性、通信能力和可维护性,确保美国唯一突防型轰炸机的任务效能和长期使用。
  B-21:新型B-21轰炸机将使美国维持有效的突防型轰炸机;可与“远程防区外”(LRSO)巡航导弹结合使用。
  核航弹:使用寿命超期的自由落体炸弹和“空射巡航导弹”(ALCM)需要替代方案,必须按期完成B61-12核航弹和LRSO项目,以防战略或延伸威慑能力缺口。
 
太空领域
    
    实施“太空企业级构想”
  国防部、国家侦察局和美空军航天司令部已开始实施共同的“太空企业级构想”。该构想支持《国家太空政策》,并致力于发展所需的作战概念、部队人员和系统,从而在扩展到太空的冲突中占据优势。海顿上将支持该工作,以规范化对太空领域的认识、阐述和执行太空作战的方式。出于许多原因,太空领域具有独特性,但管理其他军事行动(情报、机动、火力、防护、后勤和指挥控制)的概念在该领域同样适用。
 
    JICSpOC 更名为NSDC
  2016年11月,“联合跨部门合成太空作战中心”(JICSpOC)进入初始运行阶段。该中心协调国家侦察局、国家情报部门和国防部,致力于实现跨部门工作的统一,并防御太空威胁。通过与合作伙伴协调,为了消除混淆,战略司令部决定重新命名JICSpOC,以更好地阐述其实际目的。2017年4月1日,JICSpOC更名为“国家太空防御中心”(NSDC)。
    开展多国合作的太空作战活动
  战略司令部与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于2013年签署备忘录,开展联合的太空作战活动。该备忘录继续本着合作精神,开展定期委员会以做出太空政策决策或提供相关建议。2016年11月的委员会要求为作战与演习、能力与架构以及政策组建由将官领导的工作组。这些工作组涉及各参与国的军事和政策机构。
  战略司令部还有其他多国合作的太空作战活动。特别是,2016年“施里弗演习”首次包含法国和德国。
  2016年9月,战略司令部执行“空间态势感知桌面演习”,参与国包括英国、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德国。战略司令部正在研究在2017年晚些时候的后续演习中邀请意大利和韩国的可能性。这些活动是美国正在培育的多国合作环境的一部分,目的是扩展国际合作、增强太空领域稳定性、加强保证和弹性。
 
    解决新型卫星通信能力的部署问题
  在继续构建合作关系的同时,新型卫星通信能力面临着严峻的资金挑战。其部署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从而使美国在未来冲突中有效作战。由于战术终端的可用性以及将MUOS无线接入设备网关集成到作战的问题,与“移动用户目标系统”(MUOS)宽带码分多址(WCDMA)相关的卫星通信能力受到限制。新型AEHF卫星扩展数据速率(XDR)能力的问题正在不断改进,但延期的XDR终端项目阻碍了从“军事星”向AEHF的过渡。为了在未来有效作战,防护宽带通信十分必要。战略司令部必须按照互操作性标准整合独立的服务工作,以实现对抗环境中的联合作战。海顿上将支持未来作战利用蓬勃发展的商业卫星通信产业。
 
    加强与商业部门的合作
  在联合部队能力发展的同时,战略司令部已成功在“联合太空作战中心”(JSpOC)集成了为期3年的“合作研究与发展协议”(CRADA)计划,与6家商业卫星系统和服务运营商开展合作。这些运营商包括数字全球公司、欧洲通信卫星组织、国际通信卫星组织、国际海事卫星组织、铱星公司和SES-GS公司;目标是提高能力,从而提供作战能力、降低成本、减少风险。
  这些商业合作伙伴不签订合同。工业界代表进入JSpOC工作,直接在太空作战与弹性、决策支持、威胁缓解、自动工具分析、演习参与、太空编目、通用数据标准和协议领域开展合作。现行法律规定,政府只有在签订合同的情况下才能授权安全许可、胸牌标识和访问许可,而战略司令部确实可从工业界获得一些帮助。
 
    与民事部门合作改进太空交通管理
  战略司令部还积极参与国防部对“民用太空交通管理”的支持工作,该工作受国家安全委员会指导,在联邦航空管理局(代表交通部长)的领导下开展。出于国家安全目的,战略司令部必须继续跟踪所有太空物体,但可与其他合作伙伴共享数据。国防部和交通部将有望联合运行相互支持的美国太空交通管理企业级体系,该体系将为来自政府、民事部门和商业部门的全球所有运营商提高航天飞行安全性,但必须以不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有害影响的方式慎重开展该工作。
 
联合电子战
  
  2015年3月参联会主席签署的“电磁频谱作战联合概念”(JCEMSO)提供了未来电磁频谱作战的初始概念构想。战略司令部在DOTmLPF-P(条令、组织、训练、装备、领导、教育、人员、设施和政策)层面上,代表国防部参与“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倡议。
 
导弹防御
  
  导弹防御升级和能力发展的优先事项包括:
  (1)增强拦截弹的可靠性和杀伤力,包括为“地基拦截弹”(GBI)持续研发“重新设计的杀伤器”(RKV)、完成“标准-3IIA”能力的试验和部署以及GBI的未来改进,尤其是“多目标杀伤器”(MOKV)。
  (2)增强传感器和识别能力,包括持续研发“远程识别雷达”(LRDR),并在国防部“传感器备选方案分析”结论的基础上增强传感器网络;美国即将致力于部署具有识别能力的全球天基传感器系统。
  (3)增强地区导弹防御能力的稳健性,包括持续部署“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和“末段高空区域拦截”能力,并执行国防部“联合区域一体化防空反导能力组合”(JRICM)研究提供的建议。
  除了投资主动导弹防御能力,战略司令部必须增强导弹防御的各个方面,包括实现“主动抑制发射”能力。战略司令部正在探索通过融合非动能、网络、电磁和动能能力所获得的效能,以拒止、防御、挫败对手威胁。此外,还应投资“发现-确定-追踪-锁定-交战-评估”(F2T2EA)威胁的能力,并采用相应政策和组织架构。战略司令部必须加强与盟国的合作,并探索进一步整合联合能力,以实现有效共同防御。最后,导弹防御局正在尽可能最大化飞行试验机会,从而在成功或失败中获取经验教训,以推进能力发展。
 
网络领域
  
  继续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密切合作,确保为应对一切网络领域挑战做好准备。近期将发布关于网络领域的详细态势声明。
 
其他举措
  
  为了确保美国未来的常规力量和威慑能力,技术和作战创新至关重要。海顿上将最重要的优先事项之一是预测变化并使用机敏性和创新应对不确定性。战略司令部参与了“第三次抵消战略资产组合评审”,其贡献之一是“全球作战创新计划”(GOII)。
    战略司令部继续支持研发和部署“常规快速打击”(CPS)武器系统。尽管国防部正在开展许多高超声速项目,但海顿上将支持将CPS作为高超声速领域的首要技术成熟化项目。海顿预计,对CPS能力的作战需求将在本世纪20年代中期实现。下一次CPS飞行试验将于2017年第四季度执行,验证典型的作战飞行部件。(冯云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