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日本科技资源配置基本情况

  二战结束后,日本从废墟中迅速崛起,在较短时间内,从准工业国一跃发展成为世界性工业强国。在其工业化赶超过程中,日本通过较合理地配置科技资源,加速推动了科学技术发展,促进和带动了经济乃至综合国力提升,在科技资源配置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科技计划情况
 
  上世纪 50 年代以来,日本根据本国国情和科技发展态势,不断调整其科技发展战略 :从二战后的“加工贸易立国”,利用拿来主义发展本国技术 ;到 20 世纪 80 年代的“技术立国”,开展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1995 年,出台“科学技术基本法”,在“技术立国”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技术创造立国”,其后,又改称为“科学技术创造立国”,旨在由追赶向领先、由研仿向自主创新转变。
 
  为落实“科学技术创造立国”战略,日本政府于 1996 年首次启动“科学技术基本计划”(下称“基本计划”),旨在指导和引导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科技资源配置、科技政策管理和科研活动组织。2001 年,隶属于首相的科技事务最高咨询和审议机构 — 综合科学技术委员会(CSTP)成立后,基本计划改由该委员会负责制定。基本计划为 5 年期计划,第一期于 1996—2000 年正式实施,日本政府共投资17.6万亿日元,比原计划增加6000 亿日元,其目标为改善日本科技活动环境,提高研发能力,促进科技成果顺利向社会转化。在其实施期间,有效促进形成了竞争性、流动性研发环境,并在生物医学等基础研究领域及部分全新科学领域,取得世界级高水平研究成果,其中,白川英树还因对导电高分子的研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当前正在实施的为第五期。
 
  在“基本计划”的指导下,相关政府部门和科研机构制定与本业务领域的科技规划或是具体计划。如,文部科学省负责制定情报、生命科学、环境能源、纳米、物质和材料、量子、核融合、核技术、空间技术、海洋技术、南极地区观测、地震防灾研究、人道主义科学技术等十三大领域的计划;内阁府负责日本国家重点科研计划 — 创新性研究开发推进计划(简称ImPACT 计划)的管理;防卫省负责与国防科技相关的计划制定和项目管理。
 
  科研设施布局和开放共享情况日本政府认为,研究设施和设备是支撑从基础研究到前沿创新的关键所在,因此,文部科学省等科技主管部门高度重视完善科研基础和共用科研设施。
 
  一是内阁府统筹科技资源分配,着力打造世界领先的基础设施
 
  根据内阁府科技预算显示,“建设世界领先的下一代基础设施”一直是日本科技财政投入的五大项工作之一(含灾后重建),2015 年,该项经费占总预算额的 22%。“建设世界领先的下一代基础设施”涵盖三项内容:
 
  (1)确保基础设施安全安心,如总务省开展的旨在实现智能基础设施管理的信息通信基础建设,文部科学省的结构材料研究基地建设和利用光、量子进行非破坏性基础设施诊断技术研究等。
 
  (2)强化可恢复性的防灾减灾能力,如内阁府实施的综合防灾信息系统、文部科学省的大型三维震动破坏试验设施等。
 
  (3)通过建设下一代基础设施打造新型城市。如经济产业省的建设利用大数据实现产业创新的基础 ;国土交通省的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建立下一代快速道路交通系统(ITS)。
 
  二是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建设和共享重大科研设施
 
  为避免研究设施的重复建设,并最大化发挥先进研究设施的作用,早在1994 年,日本政府就出台了《促进特定尖端大型研究设施共用的法律》,明确应采取经费措施等手段,加强特别重要的大型研究设施建设以及共享共用。如,X 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设施(SACLA)、高速电子计算机设施(超级计算机“京”)等。但该法规定,利用上述设施的单位或人员,必须满足一定条件,并须提交申请,由第三方机构审核注册成功后,方可使用。
 
  三是设立专项计划,促进公共资助研究成果的共享共用
 
  为促进除特定尖端大型研究设施以外设施的共用,文部科学省专门设立了“共用平台建设支援计划”,以竞争性经费的方式,支持大学、国有研究所等设施设备的共建共享共用。除此以外,文部科学省还通过导入新型设施共用系统,搭建产业界、政府部门、研究机构、院校共用的设施平台。
 
  四是推进建设联合研究基地,谋求技术领域的交叉变革
 
  近年,文部科学省还新设立“具有特色的联合研究基地建设 — 启动援助”计划,专门支持具有研究潜力的研究所,通过与本专业领域外的研究人员开展设施共用和联合研究,提升该领域的整体研究水平,并通过技术的融合,创新出新的学科门类,进而有助于实现日本学术研究能力的整体提升。
 
  科技人才培养、激励和吸纳情况
 
  一直以来,日本认为其自然资源贫瘠,因此将人才作为最大的财富,高技术人才更是关键所在。
 
  一是加强顶层规划,确保培养科技人才
 
  作为指导日本科研工作的规划性文件,日本“第三期基本计划”(2006—2010 年)中,明确以“人才培养”、“确保多样化优秀科技人才”为主要目标,并鼓励跨部门人才流动,以免造成思想僵化、知识固化 ;增加女性科研人员数量,应对日本“老龄少子化”问题;增加外国研究人员数量,充分利用国外先进科技人才。在“第五期基本计划” 中还提出,“以培养青年人才,并发挥其活力,推进大学改革,完善大学职能为中心,从根本上强化科技创新的基础实力”,并提出了“2020 年前,力争在增加日本科技论文发表总量的同时,在世界被引频次排名前 10% 的论文中,日本科技论文数量占比达 10%”的目标。
 
  二是确保充足经费,鼓励科技人员科研活动
 
  文部科学省的“科学研究费助成事业”,是面向日本科研人员,内容涵盖从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到自然科学的全学科领域,资助开展“基于研究人员自由创造”“学术研究”的重要计划。该项研究经费占日本政府竞争性资金的 50% 以上,2015 年经费高达 2318 亿日元,每年共开展约7万余项研究。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还通过 ImPACT计划,为研究和管理能力突出的人才提供试验其创意的机会,加大不惧失败、敢于挑战的人才培养力度。
 
  三是营造良好氛围,加强青年科研人员培养
 
  一方面,规划青年研究人员的职业发展道路。如对大学高级研究人员采用年薪制,增加面向青年研究人员的终身制岗位,并计划在 2020 年前增加 10%(约 4.4万人)的 40 岁以下大学青年教员,使得青年教员数量占比达30% 以上。
 
  另一方面,设立专项计划,资助青年科研人员。如文部科学省通过其下属的日本学术振兴会的“特别研究员事业”等,专门资助青年科研人员。内阁府还实施了“最尖端下一代研究开发支援计划”(NEXT),以青年和女性科学家为资助对象。
 
  四是推进国际共同研究,打造世界级优秀人才
 
  文部科学省专门通过“研究基地建设事业”等,推动日本国内大学与国外大学的合作。除此以外,文部科学省还推出“旨在产出世界顶级成果的 10 大计划”,通过日本国内外研究机构联合参加的方式,培养人才。如,2015 年启动的“SINET 计划”就吸引了含国外研究机构在内的 800 家单位和研究人员参与。
 
  成果转化情况
 
  长期以来,日本通过产、官、学“三位一体”的科研体制和“以民掩军”、 “寓军于民”的国防工业发展模式,有效推动了研究成果向产业界和军事层面转化。
 
  一是建立“产、官、学”规范化制度体系,确保科技开发和成果应用互补互动
 
  战后,日本政府通过出台一系列政策,推动政府部门、产业界和学术界有机互动、有机结合,建立起互相依存、协调运作的研发体系。其中包括1998 年出台的《促进大学、高等专业学校、国家实验研究机构等技术研究成果向民间企业转移的法律》、防卫省委托地方开展军事技术研究的“委托研究制度”等。在该体系下,政府部门制定政策,引导科技研发大方向;大学则发挥作为基础科研基地作用;产业界科研机构一方面利用大学科研成果,并结合其开展的应用研究,推动企业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
 
  二是设立各类中介机构,从管理机制上促进成果转化
 
  日本拥有众多民间工业行业协会,如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防卫装备工业会、航空宇宙工业会、造船工业会等。这些协会由各类军工企业组成,作为防卫省和民间企业的桥梁,主要负责为军方决策提供技术咨询,并指导民间企业参与装备科研生产。如,经济团体联合会主要由日本各大企业董事长或总经理组成,对日本政治、经济决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其提交的不断强化“对先进技术的扶持”,并“在军民两用领域提高科学技术应用的灵活性”等多项建议被日本政府采纳。
 
  三是建立信息发布交流机制,从平台建设上加快成果转化
 
  信息公开、打破信息壁垒是充分利用社会资源、促进军民双向转化效益最大化的重要手段。日本防卫省十分注重通过建立统一的军民信息交流平台和顺畅的信息交流机制,实现军民成果间的顺利转化。防卫省通过网站公开发布装备研制和采办信息,建有“采办信息中心”等机构,装备设施厅的采办信息网,向社会公布招标书,内容包括相关装备研制和采办需求信息,为民间企业获取装备科研生产信息提供公开途径。
 
  四是大力发展两用技术,从技术层面促进成果转化
 
  在日本防卫省近期出台的《防卫技术战略》中,其将“技术向交叉融合与军民通用方向发展”视为“制定技术政策需要关注的重大问题”。为此,日本防卫省十分注重通过合同等方式,大力发展军民两用技术,如,日本防卫装备厅就将军民两用技术应用于军用无人机传感器研发中。
 
  五是改革标准制度,降低技术民转军门槛
 
  此外,日本还认为,采用先进适用的民用标准是克服军民技术转移障碍的重要手段。近年,日本防卫省将“优先采用民用标准”作为基本政策,大量修改或废止军事技术标准及技术规范。2007年就废止了防卫省187项规格,占该年总量的 35.4%,同时积极采用先进适用的民用标准。目前,日本工业标准(JIS)有 1万项左右,为日本国家标准中最重要、最权威的标准,已被广泛应用到装备建设领域中,以提高装备生产专业化协作水平。(任 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