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北约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斗训练情况概述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保持在欧洲部署战术核武器,将其作为保持与欧洲盟友之间的政治和军事联系、推行全球霸权战略和地区遏制政策的工具。  美国和北约领导人认为,部署在欧洲的战术核武器与北约国家的战略核潜力一样,是遏制俄罗斯的重要手段之一。
  
北约战术核力量基本情况
 
编成部署
  目前,北约欧洲国家的战术核武器包括150~200枚B61型战术核航弹,总当量为1800万吨,部署在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土耳其的6个空军基地的84个仓库中。战术核武器运载工具为约300架F-15、F-16和“阵风”战斗机,隶属美国、德国、比利时、荷兰、意大利和土耳其等国空军。
作战运用
  由北约核计划小组与美军联合战略司令部(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弗特空军基地)制定北约运用战术核武器的计划。该计划的特点是,吸收领土上部署有美国战术核武器的北约成员国代表参加。
作战任务
  北约战术核武器的主要任务:用于对针对北约的侵略进行核遏制;通过核打击摧毁潜在敌人的国家和军事指挥设施、军事经济潜力和部队集团;在北约联合武装力量集群实施战略行动时提供战场“核支持”。
未来发展
  《核态势评估报告》和2013年6月23日美国总统签署的《美国核武器使用战略》,规定了北约战术核武器的主要发展方向。根据上述文件规定,北约联合空军和美空军保留战斗机作为核武器的运载工具;制定B61-12核航弹的研制计划及装备新型F-35A战斗机和战略轰炸机的计划;必须确保在北约国家领土上继续部署战术核武器。
  
北约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术训练情况
 
目的与原则
  在西方军政局势日益复杂条件下,美国和北约国家军方领导人高度重视完善战役战斗训练指挥系统,将其视为保障北约战术核力量高水平战备状态的基础。因此,北约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斗训练的主要目的,是为实施核遏制和参加运用常规武器与核武器的军事行动做好准备。
  根据担负的主要任务,北约国家战术核力量的指挥机构、部(分)队实施战役、战斗训练的主要目的是:保持其完成实施核遏制和运用战术核武器任务的准备状态;提高军事指挥机构、指挥员和领导人员在任何局势条件下,指挥所属部队运用战术核武器的训练水平;部(分)队转入较高等级战备状态,训练战术核力量航空部(分)队运用核武器;改进军事指挥机构与战术核力量部(分)队之间,在准备和实施核作战时的相互协同。
  北约国家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斗训练的基本原则是:战役战斗训练主要活动的宗旨要符合现代武装冲突的性质和潜在敌方实施军事行动的特点;严格落实美国和北约指导性文件对军事指挥机构定下运用战术核武器决心及实施的要求;由所属部(分)队指挥机构的战役战斗训练部门司令员和主官(指挥官)个人领导;对战略态势进行建模,以在最低程度限制和最大限度接近实战条件下实施演习;在实施所有与战术核武器相关工作和作业时确保核安全;兼顾战场物理地理条件和构筑特点。
  在确定北约战术核力量演习的目的时,应考虑以下因素:以俄罗斯为主的潜在敌方对北约成员国安全威胁的性质;俄联邦军政领导采取的维护其欧洲部分国家利益的措施,及其常规力量和核潜力的增强;俄联邦和其盟友武装力量实施战役战斗训练活动的内容、目的和强度。
  
主要形式
  
在军事指挥机构和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术训练中,北约高度重视选择定下运用战术核武器的决心和战术核武器实际运用的有效形式。  包括针对定下运用战术核武器决心和对所属部(分)队进行稳定指挥的问题,与北约高级军事指挥机构实施司令部专项演练、协同演练及首长司令部演练,确定和优化指令、命令的编成和转发顺序,以及提交呈报;战术核力量指挥自动化系统向战斗运行状态的转换和监督其运行状态。演练北约武装力量最高总司令命令、指示,转发至装备战术核运载工具(战斗机)的空军飞行大队,以及美国空军在欧洲的核保障部队。
  通常每年北约高级指挥机构要进行6次演习,演练战术核武器运用的各项内容。此外,每季度还要对运用战术核武器的部队和核保障部队的战备状态,进行2~3次的计划内和计划外检查。
  
企图、阶段与内容
  由北约秘书长组织领导的北约联合武装力量首长司令部演习,作为军事指挥机构与战术核武器运用和核保障部队协同训练的有效形式,是战役战斗训练的重要活动。
  这类演习战略战役企图基础是,敌方与北约某个成员国爆发大规模战争,军事冲突升级。在上此背景下,模拟北约联合武装力量集群被粉碎和成员国大部分领土被围困。由于常规力量遭受大量损失,北约领导定下使用核武器对敌方军事目标实施有限打击的决心,以摄止敌方军事行动。需要强调的是,在首长司令部演习的企图中,没有“侵略者”对北约部队(力量)集群和目标实施密集核还击的内容。
  通常,北约高级指挥指挥机构和战术核力量参加的首长司令部演习,为战役战斗训练的结束阶段,分三个阶段实施。由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计算机模拟中心负责扮演蓝军。
  第一阶段:主要演练战役环节指挥所作业、态势评估及定下决心,包括北约联合武装力量集群转入高等级战备状态,作战指挥系统转入战斗工作状态,加强防御,战术核武器库防止恐怖分子袭击的安全保障,以及实施战术核力量全面保障和管理。
  第二阶段:实施以下演练:向战术核武器的运载工具——空军战斗机大队和美国在欧洲的核保障部队传送战斗指挥命令;战术核力量转入高等级的战备状态,并准备核航弹(大尺寸模型),将其悬挂在这此战斗机上,将战斗机分散部署在前沿机场上,随后向指定的战役区转场飞行;战斗机演练飞行中实施空中加油;使用北约联合武装力量空中指挥所对战术核力量实施任务指挥;对敌方军事目标实施假想核打击;实施战术核力量全面保障和管理措施。
  为完善战术核武器作战运用的实践活动,部署运载战术核武器战斗机的北约国家机场基础设施也需参与演练。这样可以评估改进贮存核武器设施的内容,以及安全防护设备、交通路线和装载、B61-12核航弹技术维护设备的状态。此外可能会发生恐怖分子集群和举行抗议活动的激进居民占领核武器设施,导致与威胁增强的相关安全问题,对这种情况也必须充分考虑。
  演习结果和国外专家的评估表明,在移驻北约联合空军的核武器载机和将航空核弹运送到波兰、斯洛伐克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前沿机场的情况下,白俄罗斯全境和俄罗斯欧洲部分大部都在囊括在核打击范围之内。同时,战机飞抵位于西方边界附近的目标的时间从40~50分钟缩短到4~7分钟。В61型核航弹(圆概率误差:40~60米)实际上能够摧毁任何目标(包括加固目标)。这些载机能够携带航空炸弹,但为了提高作战效能,主要方案应携带不超过2枚炸弹。只有获得美国总统的授权才可以分配和在战术飞机上挂载航空核弹并随后进行第一次核打击。
  第三阶段:实施演习部队、武器和技术装备返回常态部署地点,对演习进行预先总结。
  
从北约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斗训练看其强弱点
 
  分析2014—2016年进行的首长司令部演习和其他战役战斗训练的结果,可以看出以下北约的战术核力量存在以下强弱方面。
主要强点
  (1)至2020年前研制成功高精度的B61-12型核航弹,可打击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关键目标;
  (2)存在未来B61-12型核航弹装备美空军F-35A战斗机和战略轰炸机的可能性;
  (3)美军航空大队和核保障部队拥有指挥自动化系统,可将命令和指令传输至军事指挥下属环节;
  (4)战术核武器运载工具——战斗机的飞行员训练的调选体系建设完备;
  (5)核武器贮存库和其他核基础设施已经进行了现代化改进;
  (6)战术核运载工具与核航弹部署在同一机库内;
  (7)在北约东欧成员国的领土上有为该类飞机建造的机场,包括立陶宛的佐克尼亚伊、拉脱维亚的利莱瓦德和爱沙尼亚的埃马里空军基地;
  (8)吸收波兰、捷克和其它国家的空军飞行机组参加战术核力量演习(该行动破坏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该条约第1条规定:核国家不得向非核国家转移和在后者境内部署核武器,第2条规定:非核国家不得直接或间接接收核武器)。
主要弱点
  (1)战术核武器载机投入运用准备的时间过长(达30昼夜以上);
  (2)北约战术核力量的基础设施难以应对敌方和恐怖分子发动的空中和地面打击,尤其是在核武器运输时防护不足;
  (3)存在出现技术故障和生态灾难的威胁,其可能会对部署战术核武器国家的社会造成负面影响。
  根据近年举行的首长司令部演习成果,对北约战术核力量战役战术演习提出了以下改进措施。主要有:
  (1)研究战术核武器载机大队快速转入完成战斗任务准备状态的新方法;
  (2)简化美国和北约领导定下使用战术核武器决心的程序;
  (3)在无条件满足核安全情况下,减少核航弹相关操作时的组织限制;
  (4)在大规模跨军种常规力量演习企图中增加战术核武器运用问题。
  
结论
  总体看,北约国家战术核力量战役和战斗训练的性质、内容和目的证明,在当前威势下,战役战术核武器仍是北约达成其军事战略目标的最重要工具。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凯利·斯特姆森研究中心2016年8月14日发表报告强调:“对于如何实施核战争,而又不伤害欧洲数百万居民的问题,北约仍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通过对在波罗的海使用核武器的军事冲突建模表明,使用20枚核武器将造成约100万人死亡。”就此,俄联邦总统普京曾经声明:“美国在欧洲的战术核武器对于俄罗斯的威胁,要比俄罗斯对美国的威胁大。我们的战术核武器射程无法到达美国,对于美国来讲不具备战略性质,而美国在欧洲的战术核武器可以打击俄本土目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