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2017年美国核力量概况

  2017年初,美国国防部拥有战略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等核武器运载工具超过800件,核弹头4480枚。美国在2009年9月公布的核弹头数量为5113枚,至今,美国削减了约633枚核弹头。
  美国核武库中的大部分核弹头并未真正部署,而是处于储备状态。据估计,美国目前部署约1740枚核弹头,其中约1590枚战略核弹头部署于弹道导弹上和美国轰炸机基地,其他150枚战术核武器部署于欧洲。剩余2740枚核弹头约占总数的61%,处于储备状态,以应对技术或地缘政治的突发情况,其中相当一部分核弹头计划在2030年前退役。
  除国防部核武库内的核弹头外,美国能源部还监管约2300枚已退役未拆解核弹头,因此美国共拥有约6780枚核弹头(参见表1)。
 
新版《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的实施
 
  根据新版《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的规定,美俄双方每6个月公布一次战略核武库部署情况。截至2016年9月1日,美国拥有战略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等核武器运载工具681件,携带1367枚战略核弹头。核武库数量降低的原因是美国移除了部分发射井内的洲际弹道导弹,减少了几艘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射筒数量,同时对几架B-52H轰炸机进行了去核化。自2011年2月新版条约生效以来,美国共削减433枚战略核弹头和201件运载工具。
  预计约50枚“民兵Ⅲ”洲际导弹已从发射井移除,因为新版《战略武器削减条约》要求美国将部署的洲际弹道导弹数量从450枚削减到400枚。但是50座发射井并不会被摧毁,而是将会被正常维护以便在需要时重新部署导弹。沃伦空军基地的空置发射井以及范登堡空军基地的4处试验发射井原计划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完成拆除。
  据估计,由于从2016年3月至今,美国一直在对B-52H进行去核化改装(不再携带核巡航弹的改装),所部署的战略轰炸机减少了10架。共有30架已部署和12架未部署B-52轰炸机将被改造成为非核配置轰炸机,从而使2018年美国部署的战略轰炸机数量能够少于60架。
  美海军已经开始将每艘核潜艇的导弹发射筒从24具削减至20具。据估计已经有10艘核潜艇完成了改造,整个改造计划将在2017年上半年完成。总目标是在2018年前,将部署的潜射弹道导弹削减至240枚以下。
 
核武器现代化
  美国正在对其核武器进行全面的现代化改进。未来10年,美国政府计划投资3500亿美元升级并维持现有核力量和相关设施,包括新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具备核打击能力的新型远程轰炸机、新型空射核巡航导弹、新一代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新型具备核打击能力的战术战斗机、全速生产W76-1核弹头、初始生产B61-12核航弹和W80-4核弹头,对核指挥控制设施进行现代化改进,建设新的核武器生产和模拟设施。
  除此之外,美国还计划重新设计弹道导弹弹头,改进后的弹头将具备通用性。计划基于现有武器设计,结合不同弹头的部件进行大幅改进,研发一种全新的弹头。根据国家核安全局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第一型改造后的通用弹头代号IW-1或W78/W88-1,美军将为其研制一种通用核装药。该弹头将于2020年开始正式研制,2030年首批交付,一直生产至2040年,成本将超过150亿美元。IW-2将结合W87和W88弹头的相关技术,计划于2023年开始研制,2034年首批交付,成本将超过170亿美元。IW-3将是W76-1的改进型,成本将超过180亿美元。
  但是目前还不清楚美国国会将选择批准投资这一昂贵项目,还是选择延寿改进现有弹头。此外,IW需要重新设计,这可能会违反2010年美国《核态势评估报告》做出的承诺。该报告表示美国将不会发展新型核弹头,而是考虑全面延寿项目,包括对现有弹头进行翻新、重新利用不同弹头的核部件、更换核部件。《核态势评估报告》还指出,延寿项目仅使用基于现有试验设计改进的核部件,并不得用于支持新的军事能力。引入新的或改进后的特征,可能会提升武器的军事能力,但是是否违背承诺还取决于对“新”军事能力的定义。可以预见的是,美国将会提升核武器的精度,以降低改进后弹头的当量,并提升性能。
 
核武器政策与规划
 
  根据2013年6月24日发布的第24号总统政策令,美国国防部和战略司令部对核战争计划进行修正。国防部消息称核规划的更新已经完成,即将出台新计划。
  为了实践与对计划进行调整,美军在2016年进行了几次核打击演习。其中包括了美国战略司令部在4月进行的“全球闪电16”核指挥控制演习,演练了战略轰炸机的快速发射。
  此后美军连续进行了6次远程导弹试射。2016年2—3月,五角大楼进行了3枚潜射弹道导弹、2枚洲际弹道导弹和1枚空射巡航导弹的试射。
  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在8月再次进行名为“极地咆哮计划”的轰炸机试验,出动6架B-2A和B-52H飞越北极、北海、波罗的海和北太平洋上空,模拟打击演习。
  10月和11月,美军战略司令部的“全球雷鸣”演习对进攻性核打击行动的指挥和控制进行了演练,同时还在美国各地对其他任务进行了演练。
 
陆基弹道导弹
 
  美国空军目前拥有400枚井基部署的“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分属于3个空军联队:怀俄明州沃伦空军基地第90导弹联队、北达科他州米诺特空军基地第91导弹联队和蒙大拿州马尔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第341导弹联队。除了这400座有导弹的发射井,还有另外50座发射井可以在必要时装载导弹。每个导弹联队包括3个中队,每个中队负责50座发射井,由5所控制中心共同控制。
  美国洲际弹道导弹部队预计共有800枚弹头,但在通常情况下仅有400枚被部署。“民兵-3”能够携带两种类型的核弹头:一种是Mk-12A再入飞行器携带的当量为33.5万吨的W78弹头(“民兵-3”可携带3枚);另一种是Mk 21再入飞行器携带的当量为30万吨的W87弹头(“民兵-3”可携带1枚)。目前每枚“民兵-3”导弹均携带1枚核弹头。
  为使“民兵-3”导弹能够服役至2030年,美国10年耗资数十亿美元,于2015年完成对其的现代化延寿改进。尽管美国没有部署新型洲际弹道导弹,但是改进后的“民兵-3”导弹基本上除壳体外已经是全新的导弹。
改进工作包括翻新Mk-12A和Mk-21再入飞行器的保险、引信和击发部件。对外宣布的上述改进工作的目的是延长再入飞行器的服役时间,但是实际可能还包括改进“爆炸高度补偿”,从而提升弹头打击精度。改进的首要工作是更换Mk-21的引信,此项工作在2013年8月进入6.3阶段。空军计划共改进693枚引信,计划成本为8.3亿美元。该项成果也被应用于海军W76-1/Mk 4A和W88-1/Mk 5弹头的引信升级。  
  同时美国空军还正在对洲际弹道导弹的指控系统进行升级,从而实现从“军事星”(MILSTAR)到新型“先进极高频卫星”(AEHF)的转变。改进工作包括对发射控制中心的发射控制终端进行升级。发射控制中心从国家最高指挥部接受紧急行动指令。改进后的发射控制中心能力得到扩展,改善了操作人员的控制,使用先进安全构架,极大地提升了紧急行动指令的传输速度,同时洲际弹道导弹工作人员可以使用军事星和新型先进极高频卫星两种卫星。
美国空军已经开始研制新一代洲际弹道导弹,名为陆基战略威慑系统(GBSD),计划于2028~2035年开始替代“民兵Ⅲ”系统。该项目于2016年8月通过里程碑A,标志着该项目正式进入技术成熟与风险降低阶段。空军计划采购666枚导弹,其中400枚用于部署,剩余的用于试验发射和备用,预计30年寿命周期的成本将达850~1000亿美元。空军表示陆基战略威慑系统将满足目前作战需求,同时兼具灵活性和适应性,能够不断升级改进,从而服役至2075年。新导弹的射程将优于“民兵-3”导弹  。陆基战略威慑系统的有效载荷将选用目前的Mk-12A和Mk-21再入飞行器,同时配置单弹头和多弹头,采用新的引信提升瞄准能力。21世纪30年代,Mk-21将用于携带通用弹头IW-1。为此,GBSD需要重新配置有效载荷舱,并且需要比“民兵Ⅲ”导弹更大的投掷质量。
  “民兵-3”系统在2016年进行了5次实际发射和多次模拟发射。前2次测试发射在2月20日及25日,“民兵-3”从米诺特空军基地第91导弹联队的发射井发射。试射由奥福特空军基地第625战略作战中队执行,发射指令是由空中指挥所E-6B飞机发出,试验由部署在范登堡空军基地的第91导弹联队的工作人员配合完成。每枚导弹搭载1枚模拟单弹头飞行约6758千米,落入太平洋夸贾林环礁的弹着区。这是美国空军连续第2年在1周内进行2次洲际弹道导弹试射。
  第3次试射也在范登堡进行,使用了来自马尔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第341导弹联队的1枚洲际弹道导弹。这枚导弹同样未搭载核弹头,最终落入贾林环礁。此次试验发生在“三叉戟Ⅱ”潜射弹道导弹在大西洋试射的5天后。
  除了从范登堡基地发射的3枚“民兵Ⅲ”导弹外,空军还进行了2次电脑模拟的发射:第一次于2月9日在沃伦空军基地进行;第二次于9月21日在米诺特基地进行,此次模拟发射还使用了E-6B空中指挥机向导弹中队成员转发发射指令。
 
弹道导弹核潜艇
 
  美国海军共有14艘“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其中8艘部署于班戈海军基地附近的太平洋海域,6艘部署于金斯湾基地附近的大西洋海域。通常14艘核潜艇中有12艘处于部署状态,2艘处于检修状态。但是12艘部署状态的核潜艇中也有部分进行小幅维修,因此一般实际的部署数量为8~10艘,其中4~5艘在各自巡逻海域处于高度警戒状态。
  为满足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到2018年部署运载工具不超过700件的要求,美国海军开始将每艘“俄亥俄”级潜艇上的导弹发射筒数量从24具减少到20具。据估计已经有10艘核潜艇完成了改造,剩余的4艘潜艇将在2017年完成改造。据海军和德雷伯实验室表示,从2017年开始,“三叉戟Ⅱ”D5潜射弹道导弹将会被延寿型的D5LE替代,该弹配置的新型制导系统能够“更加灵活地支持新的任务”,同时还能够提升导弹的精度。D5LE在剩余服役期内(到2042年)将会装备在“俄亥俄”级的潜艇上,同时也会被部署在英国海军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上。到2018年,美军弹道导弹核潜艇部队将仅部署240枚潜射弹道导弹,而2年前的部署数量为288枚。
  每枚“三叉戟Ⅱ”D5潜射弹道导弹最多能运载8枚核弹头,但是通常只搭载4~5枚,因此每艘潜艇会装备约100枚弹头。所有部署的潜艇理论上都会装备相同数量和类型的核弹头,但是为提供最大限度的瞄准灵活性,每艘潜艇上不同导弹的有效载荷会存在非常大的差异。通常,在部署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上共携带900~1000枚弹头,但是由于个别潜艇的维护状况不同,实际的数量可能更低。
  美国潜射弹道导弹目前装备2种基准核弹头的3个型号,即10万吨级的W76-0(已经逐渐退役)、新型10万吨级的W76-1(W76-1为W76-0的改型,提升了安全措施)和45.5万吨W88。此外携带W76-1的Mk-4A再入飞行器装备了新型保险、引信和击发装置,相对于老式Mk-4/W76系统,它具备更好的瞄准能力。约1600枚W76-1弹头正在德克萨斯州潘特克斯工厂进行全速生产,目前已经完成75%,预计2019年全部完成。据估计,目前弹道导弹核潜艇上部署的W76弹头均为W76-1,所有剩下的W76-0作为备用弹头以及生产W76-1的原材料。一旦W76-1的生产完成,W76-0将会全部退役,W76的库存将会减少一半。
  美国还向英军弹道导弹核潜艇提供Mk-4A/W76-1弹头。英军核潜艇装备的弹头被认为是W76的微调改进型。
  自1960至今,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已经进行了4050次海上战备值班。在过去的15年中,潜艇的战备值班次数下降了一半,从1999年的64次下降至2015年的26次。多数潜艇目前执行所谓的“优化警戒”任务,即将战备值班与演习相结合,偶尔还会返回母港。
  大多数弹道导弹核潜艇的战备值班周期为77天左右,但是有时会持续得特别久,有的巡逻持续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初设计的90天。2014年6月,“宾夕法尼亚”号(SSBN-735)核潜艇在经历140天的战备值班后返回基察普海军潜艇基地,这是“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最长的一次战备值班任务。2013年的几次战备值班时间也都超过了100天。
  冷战时期,大部分战备值班都在大西洋海域进行,而今,60%以上的战备值班都发生在太平洋海域,这反应了美国增加了威慑中国和朝鲜的战略规划。
  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美军核潜艇定期访问韩国港口。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之间,美军核潜艇偶尔造访欧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地区,而如今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通常不会访问外国港口。但是在2015年和2016年,有2艘潜艇在苏格兰的法斯莱恩核潜艇基地进行了访问。2015年的访问是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自2003年来第一次访问外国港口。有分析认为,这次访问是美国向俄罗斯传递的一个强烈信号,表明其能够为北约提供安全保障。2016年10月下旬,1艘美国弹道导弹核潜艇访问了关岛,这是自1988年后美国核潜艇首次访问关岛,向朝鲜展示了美军的延伸核威慑能力。
  目前美军正在设计新一代弹道导弹核潜艇SSBN-X,计划于本世纪20年代末期替代“俄亥俄”级。新潜艇已定名为“哥伦比亚”级,其排水量与“俄亥俄”级相比增加了2000吨,导弹发射筒数量由24具减少至16具。SSBN-X项目造价高昂,预计将占用未来30年内海军造舰经费的1/6,预计总成本约为970~1030亿美元,平均每艘潜艇的单价为81~86亿美元。首艇计划于2021年开始采购,2031年开始部署。在其服役期的前10年内,新潜艇将装备“三叉戟Ⅱ”D5LE潜射弹道导弹。美国海军已经开始新一代潜射弹道导弹的初期设计研制工作,新型导弹将最终取代“三叉戟”导弹。
  2016年美军从2艘弹道导弹核潜艇上试射了4枚“三叉戟Ⅱ”导弹。首次试射于2016年3月14—16日在太平洋海域的某艘弹道导弹核潜艇上发射3枚导弹,试验代号为FCET-52(后续作战飞行试验),这是“三叉戟Ⅱ”导弹自1989年以来的第158、159和160次连续成功发射。第4次试射于8月31日在位于大西洋的“马里兰”号(SSBN-238)上进行,试验代号为DASO-27(演示与实地飞行试验),也是“马里兰”号完成中期寿命反应堆换料大修之后的鉴定试验。
 
战略轰炸机
 
  美国空军目前拥有20架B-2A轰炸机和89架B-52H轰炸机,其中18架B-2A和70架B-52H具备核打击能力。美国空军实际部署60架(16架B-2A和44架B-52H)执行核任务。空军轰炸机分属于5个轰炸机联队下的9个轰炸机中队,部署在3个空军基地:北达科他州米诺特空军基地、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达尔空军基地和密苏里州怀特曼空军基地。
  每架B-2A可携带16枚核航弹(B61-7、B61-11和B83-1)。而每架B-52H轰炸机可携带20枚空射巡航导弹(AGM-86B)。正常情况下,B-52H轰炸机将不再携带核航弹。据估计,轰炸机分配有1038件核武器,包括528枚空射巡航导弹。但是部署在轰炸机基地的武器数量约为300件,其余700件集中存储于位于新墨西哥州的柯特蓝空军基地。
  美国正在通过改进现役轰炸机的核指挥控制能力实现核轰炸机部队的现代化升级,同时改进核武器(B61-12和LRSO),并研发新型战略轰炸机。
  轰炸机在规划和执行核打击任务时所使用的核指挥控制系统的改进项目包括“全球机组人员战略网络终端”(GlobalASNT)。它是一种新型固定与移动核武器指挥控制终端网络,采用了高空抗电磁脉冲加固措施,可为联队指挥所、任务部队、弹药补给中队和机动支援团队提供强生存能力的地面通信服务,能够接收发射指令,并将指令转发给轰炸机、加油机和侦察机的机组人员。GlobalASNT预计将于2019年形成全面作战能力。
  另一项指挥控制系统改进项目为FAB-T(先进超视距系列终端)。该项目将取代现有的用于与MILSTAR星座通信的核指挥控制系统。新型FAB-T极高频终端可以实现与多个卫星星座的通信,包括AEHF卫星。FAB-T将为核部队和常规部队提供受保护的高数据速率通信,包括所谓的总统国家语音会议。空军表示,FAB-T将通过MILSTAR、AEHF卫星和增强型极地系统为国防部各种平台(战略平台和空中/地面指挥所)提供高度安全的一流通信能力。FAB-T终端还支持MILSTAR、AEHF卫星和增强型极地系统卫星的重要指挥控制任务。
  同时美国还在对战略轰炸机携带的核武器进行改进。研制首款防区外核航弹B61-12,按计划B61-12将从本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全面取代所有现有的核航弹。该炸弹将会使用现有B61-4核航弹战斗部的改进型。B61-12已经在B-2A轰炸机(和多种战术战斗机)上进行过综合投掷试验。B61-12同时还具有钻地功能,粗略预计,480枚炸弹将花费约100亿美元。
  美国空军还在研制一种新的名为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LRSO)的空射核巡航导弹。该导弹将于2030年开始替代现役空射巡航导弹AGM-86B。LRSO将采用现役空射巡航导弹W80-1弹头的改型——W80-4弹头。该导弹原计划于2016年8月通过里程碑A,但由于未知原因推迟。该导弹的支持者称,对于未来潜在敌人的新型空防体系,核巡航导弹需要使轰炸机能在尽可能安全的距离攻击目标,这能为美国在地域限制的情况下提供灵活的作战方式选择。反对者认为现有的巡航导弹也具备防区外打击能力,而且其他核武器也足已完成类似任务。
  LRSO本身是一种全新的导弹,与空射巡航导弹相比,其在军事能力上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其射程更长、精确性更高,同时隐身性也有所提升。但是这违反了白宫在2010年做出的保证,即“美国不会追求核武器的新能力”。2015年2月美国政府发布LRSO发动机信息征询书,对三种发动机方案进行了信息征询:一是在基于现有发动机技术,对现有亚声速发动机进行改进,将性能提升5%;二是性能提升15%~20%的先进亚声速发动机;三是超声速发动机。
  目前的空射巡航导弹仅能搭载在B-52轰炸机上,而LRSO将同时适用于B-52、B-2和新一代远程打击轰炸机。LRSO项目的研发成本约为200亿美元,首枚导弹计划于本世纪20年代末开始部署。空军计划采购1000枚,但是仅有500枚装备核弹头,剩余500枚将用于30年服役期内的飞行试验,或作为备用导弹。此外,已经有数百枚现役空射巡航导弹被改造成常规武器(AGM-86C/D),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表示计划同时发展核常两型LRSO。
  考虑到美国已经部署了多种远程常规巡航导弹,并且还在研发更先进的型号,因此目前尚不确定空军能否说服国会投资常规型LRSO。事实上,空军已经决定使常规空射巡航导弹退役,而采用增程型联合空对地防区外导弹。如果国会没有通过发展常规型LRSO的提议,那么该导弹的购买数量可能会从1000枚下降到几百枚。
  2016年9月,空军宣布新一代战略轰炸机命名为B-21“突袭者”。B-21将于21世纪20年代末开始服役,30~40年代开始替代目前的B-52H和B-1B轰炸机。B-2A将会持续服役至本世纪50年代。空军计划至少采购100架B-21,每架飞机的成本为5.11~5.5亿美元(包括研制和工程费用),官方尚未公布该项目的总成本,按照以往轰炸机项目情况,该项目成本极有可能超标。
  B-21的设计和B-2非常相似,但是预计机身更小,武器搭载能力稍有降低。核武器包括B61-12核航弹和LRSO。B-21也能搭载多种常规武器,例如JASSM-ER巡航导弹。
近年来,美军战略轰炸机经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并且作战范围更加广泛。为了支持“大西洋决心行动”,美国欧洲司令部已经将战略司令部轰炸机保障和威慑任务纳入北约演习,增加了轰炸机在欧洲的任务频率。  美国轰炸机还在欧洲参与了一些其他的演习,例如2016年8月的“极地咆哮作战”,2015年的“极地怒吼”。在上述两次演习中,B-52轰炸机一度部署到空射巡航导弹的预设发射点,这是一种侵略性展示,美国战略司令部方面表示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后首次出现。
  美国核轰炸机在2016年还参加了其他几项演习,包括3月在挪威和西班牙的“冷回应行动”,4月在北美进行的“保持警惕行动”和“全球闪电行动”,6月在波罗的海和北欧的“波罗的海行动”,9月在北美的“草原警戒行动”,10月、11月在北美的“全球雷鸣行动”。
 
战术核武器
 
  美军核武库目前只拥有一种战术核武器,即B61核航弹。B61核航弹有3种型号,分别为B61-3、B61-4和B61-10(B61-7和B61-11为战略型),共计500枚。其中150枚(B61-3和B61-4)部署在5个欧洲国家的6座空军基地:意大利阿维亚诺和盖迪、德国比歇尔、土耳其因契尔利克、比利时克莱恩·伯格和荷兰沃尔凯尔。该数字表明美国自2009年来单边减少了30枚核航弹。
  比利时、荷兰、土耳其、德国和意大利空军的战斗机均可携带美军战术核武器以执行核打击任务。在正常情况下,战术核武器由美国空军管理,只有经过美国总统授权、北约批准后方可实战使用。
  北约已经批准对欧洲核武器进行全面现代化(包括弹药、飞机和武器储存系统)。计划21世纪20年代早期在欧洲部署B61-12,届时B61-3和B61-4将被美国召回。B61-12采用B61-4的核装药,最大当量可达5万吨,换装了精确制导组件,可提升命中精度和防区外作战能力,能够帮助决策者针对不同目标选择起爆当量,减少附带损伤。B61-12具备钻地能力,增强了其打击地下目标的能力。
  美国空军已经开始启动B61-12核航弹与F-15E、F-16等战斗机的整合工作。自2015年起已开展多次飞行试验,当年11月在托诺帕靶场的1架F-15E战斗机上进行了全制导投放试验,集成工作将持续到2018年。F-35A将于2024年具备B61-12的投掷能力。
  目前几个承担核打击任务的北约盟国都计划采购美制F-35A战斗机。荷兰已经接收了首架F-35A;意大利的首架F-35A在2015年9月进行了首次试飞;土耳其的采购计划正在进行;比利时正在F-35A和法国“阵风”之间进行选择;德国计划将执行核打击任务的EF-2000战斗机的服役期延长至本世纪20年代。
  北约在过去4年内正在筹备武器贮存安全系统延寿计划。这项工作将会升级6座活动基地(阿维亚诺、比歇尔、盖迪、克莱恩·伯格、因契尔利克和沃尔凯尔)和1座训练基地(拉姆施泰因)的指挥、控制和安全系统。
北约年度核打击演习“坚定正午”于2016年9月在比利时沃尔凯尔空军基地举行,参加演习的包括来自比利时、德国、希腊、意大利、荷兰、波兰、土耳其和美国的飞机。其中希腊和波兰空军作为非核支援力量参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