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流火戈壁,“猎人”淬炼刀锋

  来无影,去无踪,如闪电,似疾风。
  初夏时节,天山南麓的戈壁深处焦金流石,气温直逼35℃,新疆军区某团参照国际“猎人训练”相关课目,围绕擒敌格斗、攀登滑降、意志障碍等险难课目,开展了一场险象环生、惊心动魄的“魔鬼训练”。屏住呼吸,笔者用镜头带你零距离感受“战场利刃”的风采。


  朝霞撩开漂浮的晨雾,渐渐照亮大地,夏日的戈壁滩上却凉风袭人,该团警侦连官兵开始了特殊的热身练习——基础攀登。在10米高的攀登楼前,官兵分别借助墙角、窗户和水管,手脚并用顺绳而上。战士刘云魁爬到一半时,脚下一滑,身体贴着墙壁迅速下落,幸好他抓住凸起窗台才稳住身体,可手、肘都被磨破。他强忍着剧痛,攥紧攀登绳一点点往上挪,鲜血在攀登绳上留下一串暗红的印迹。
  气温在急升,强度在叠加。“负重23公斤武装越野,开始!”一声令下,满脸油彩的官兵们全副武装冲出起跑线。刚进行过基础攀登和倒功两个课目的训练,体能已消耗不少,有人建议缩短一点奔袭距离,令笔者意外的是,官兵却临时决定将5公里延长为8公里。


  “只有全方位磨炼侦察兵的战斗意志,才能淬炼出最锋利的‘尖刀’。”该连连长张清勇告诉笔者,侦察兵只有不断挑战耐力、速度、力量、技能和心理承受能力等各种极限,才能在未来战场上持续作战,经受血与火的考验。翻阅该连训练计划,笔者看到,体能训练每天4小时以上,而且都是高强度、超负荷训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官兵们的步子越来越沉重。在最后1公里,不少官兵体力消耗极大。在最前方领跑的上等兵秦云磊胃病复发,额头上的汗珠“啪啪”往下掉;刚刚斩获抓绳上第一的列兵方远由于体能透支,身体已麻木的好像不受控制。他们没有倒下!两人依然在暗暗较劲,直至最后一米也未能分出胜负。事后,上士班长马炯对笔者说:“战场无第二,这关系侦察兵的荣誉,就是倒也要倒在终点上!”


  午后时分,烈日才真正发威,炙烤下的戈壁滩地表温度超过40℃,只觉得两股热流从脚底板直冲顶门,站着都汗流浃背。等待官兵的将是意志障碍训练,很难想象连续两小时不间断通过障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细看横亘在官兵面前的是意志障碍,全程400米,设有阻隔墙、倒爬杆、荡木桥、跳床和轮胎攀胎等14组障碍,每一道关卡都是对生理、心理极限的双重冲击。
  这是一场体能和耐力的较量,更是一次意志的比拼。携枪穿越低桩铁桩网,协力通过滑索桥……官兵一路匍匐跳跃,一方水潭拦住了去路,牵引横渡训练箭在弦上。笔者看到,在水潭上方牵引着一根长35米的麻绳,官兵只能攀爬麻绳通过水潭,为了增加难度,一名勤务在一端摇晃麻绳。



  下士王天宝第一个触绳,只见他面朝下两手握绳,使身体位于麻绳上方紧贴绳索,两腿夹住麻绳后以一脚踝关节钩住绳子,用两手的牵引力量迅速向前爬行。紧跟其后的中士刘永强因为贪求速度,不慎从绳索上面掉到了下面,他急中生智用两脚跟前后钩于绳索上,两手交替用力拉绳索的同时,两脚配合用力向前移动。最终刘永强后来居上,略胜一筹。


  晚霞烧红了半边天,戈壁滩上依然热浪逼人。“单枪匹马闯敌阵,捕捉俘虏探敌情,水深千尺能泅渡,山高万丈敢攀登……”官兵们忘记疲惫,回营的路上洒满侦察兵之歌。( 聂望军 王枫 唐超山 袁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