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旭日出云:日本“第三次崛起”瞄准中国

  2015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半个月后的9月18日,是拉开日本侵华序幕的“9·18事件”84周年纪念日。翌日,在首相安倍晋三的大力推动下,日本国会参院强行表决通过了新安保系列法案。新安保法案是对战后秩序的严重挑战,表明日本在战后确立的和平体制与和平发展政策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路口。毫无疑问,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背景之下,安倍晋三的冒险主义、投机主义取得了暂时的成功。而这一切的目标,就是要借助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机,强力推动日本的“第三次崛起”。
  
再造强国的“安保法”:祖孙相承的招魂术
 
  众所周知,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是二战后得以逃脱法律惩治的甲级战犯。岸信介及其胞弟佐藤荣作是日本极右保守势力的代表性政治人物,岸信介于1936年担任伪满洲国工业部部长,后依附东条英机,先后担任内阁商工大臣、军需省副大臣,并极力为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募集资金,因而在当时的日本有“满洲之妖”的称号。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中,岸信介被判定为甲级战犯,关押在东京的巢鸭监狱。二战结束后,为了发挥日本的战略功效,美国开始扶持部分日本原有的政治势力,一批原已收监的战犯得以重获自由,岸信介也在东条英机被处决的次日被释放。随后,政治野心不死的岸信介重返日本政坛,并于1957年以外务大臣身份代理首相职务,随后继任首相。岸信介执政时期是日本走出战败阴霾的重要阶段,也为其在战后的日本政坛奠定了特殊的地位。与此同时,侥幸逃脱了法律制裁的岸信介仍是一名死硬的军国主义分子,一心想借助美国支持,为日本赢得扩大军备的机会。他利用美苏冷战、中美敌对的大环境,积极推行扩军政策。1961年,《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到期,为了抱住美国的大腿,岸信介利用当时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于1960年5月19日强行通过了修订后的新《日美协作与安全保障条约》。
  对于安倍晋三来说,外祖父的“勋业”可能是激发他继承恢复日本强盛地位夙愿的重要动力。安倍强硬的民族主义立场之所以能在此时此刻赢得市场,与日本当前的战略焦躁心态有关,也与国际战略环境变化有关。战后日本经济崛起之后,重新萌发成为政治大国的冲动。池田勇人首相在1962年首次喊出了日本要“从经济大国向政治大国迈进”的口号。1982年,中曾根康弘首相在演讲中提出“消除战败遗迹”。之后日本政府提出的“战后政治总决算”,重点就是要以强大军事力量为保证,使日本能更多地参与世界重大问题决策,重新成为世界大国。制约日本实现这一目的的因素主要有三个:第一,和平宪法限制了日本发展强大军事力量和对外使用武力;第二,美国借助美日同盟对日本的行为给予控制;第三,中日两国的历史恩怨使得中国对日本国内复活的军国主义极为警惕。特别是在进入21世纪后,中日两国综合国力的对比正在发生越来越不利于日本的变化,这让原本就感到被束缚了手脚的日本更加难以忍受。为此,右翼势力不断在国内进行军国主义招魂,妄图再次用帝国迷梦麻痹国民。安倍从担任首相第一天开始,就公开致力于实现祖辈的梦想。在2014年1月,安倍利用新年感言之机放出豪言,表示日本战后实行的和平宪法可能在2020年前修改,届时日本将全面恢复正常国家地位,他宣称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这是应该朝着日本“建设新国家”迈出一大步的时刻。
  值得警惕的是,右翼思潮和强硬民族主义势力的活跃不能片面归因于个别政治人物,它折射出的还有日本国内政治生态的悄然变化。尽管反战人士、爱好和平人士没有放弃对军国主义的反对和抵制,但仍然有很多日本人把安倍政权鼓吹的“新日本人”、“强大日本”等作为解决日本内外困境的选择。此外,日本战略文化传统也容易成为右翼势力操纵民意的工具。举例来说,日本重视海权,历来以海洋兴国,所谓“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必然要依托强大海军,“海洋国家论”也是日本最为流行的地缘战略理论之一。随着中日海洋争端的不断激化,以及中国海上力量的急速增强,日本对于丧失海上优势的前景极为敏感。有个细节值得一提,日本不断将二战中帝国海军的舰名沿用到海上自卫队的现役军舰上。如2015年3月服役的“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同名巡洋舰在侵华战争中曾多次扮演重要角色,是中国人民刻骨铭心的仇敌。这一做法虽然表面上符合各国海军传统,但考虑到日本在反思战争罪行问题上的立场,此举显然蕴含了为军国主义招魂的意味,既想保留和重树当年的“军威”,也试图借此逐步激起更多民众对帝国往昔的回忆。此次推出的新安保法,是对以宪法第九条为依据禁止行驶集体自卫权这一政策基础的践踏,从而在法律上规定了日本可以在海外用兵,派兵性质也从后勤支援向战场支援转变,这也对日本自卫队从防御转向进攻起到重要推动作用,也为日本伴随美国在海外执行军事行动提供合法性。正因为如此,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对新安保法评论说:“若法案成立,和平法之下的日本将不复存在”。
挑衅中国:谋求“第三次崛起”
 
  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对此次通过新安保法案倍感鼓舞。事实上,日本自卫队的军事实力早已得到全球专业人士的肯定。例如,有专家认为,从装备质量和作战效能来看,海上自卫队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海军,更何况它还能借助日美安保条约,获得美国这个强大盟友作为后盾。新安保法的最大意义,在于斩断了长期束缚日本军力发展和武力使用的枷锁,并给强硬民族主义乃至阴魂不散的军国主义思想注入了一剂强心针。现在做出日本军国主义可能全面复活的结论也许为时过早,但是,日本谋求军事正常化的企图取得显著进步,却是不容忽视的事实。安倍晋三是日本右翼势力的缩影和代表,其政治投机主义在目前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极大地迎合了右翼复活日本强大军事实力的野心,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民众渴望国运昌盛的心态。安倍能做到这一点,主要是利用了当前亚太地区的国际安全环境,特别是借助中国崛起带来的地区格局调整机遇,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从历史上看,日本之前的两次崛起,都与中国有关。第一次崛起是以军事和扩张为基础的。19世纪末的甲午战争让日本奠定了东亚霸主地位,20世纪初的日俄战争又使其正式跻身世界强国之林,并由此走上了对外疯狂扩张的道路,在二战中一度占领大半个亚洲。这一时期,日本两次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二战结束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日本在美国扶持下迅速恢复元气,并以惊人的速度成为了世界经济强国,实现了以经济繁荣为标志的第二次崛起。进入21世纪后,日本国内上下很多人希望能够摆脱战败国的耻辱标签,实现民族和国家的整体复苏。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曾评论说,日本已快步走上了“第三次崛起”的道路,对其性质、方向及对国际社会的意义等需要予以密切关注。之后,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下,日本的崛起步伐明显放慢,中国则蒸蒸日上,这让日本右翼人士如坐针毡,认为是战后体制的制约导致日本放慢了前进的步伐。如今,安倍政权宣称要实现日本的“第三次崛起”,核心目标就是谋求政治大国地位,其中的重要一环就是扩充军事力量,为对外派遣军队和使用武力正名。
  自美国宣布推行“重返亚太”战略以来,日本敏锐地嗅到了其中蕴藏的战略机遇。美国虽然在战略上已经把中国作为最大对手,但一方面,中东地区局势岌岌可危,美国尚没能找到解套的机会;另一方面,针对中国的军事部署尚未完成。美国分析,中美之间将是一场涉及经济、外交、军事等领域的全面较量,美国希望地区盟国在享受了几十年的“搭便车”红利后,能站出来与美国共同承担遏制中国的责任。与中国一衣带水、恩怨纠葛的日本,自然成为最佳马前卒。随着中日东海争端日趋明朗和尖锐,日本不断利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意图,借助西方世界话语优势,肆意颠倒是非曲直,把中国描绘成破坏地区安全、咄咄逼人的入侵者。类似的招数菲律宾也在使用,不同的是,菲律宾希望借此让南海问题国际化,抱住美国大腿共同对抗中国,日本的根本目的则是借机颠覆战后和平体制的制约,恢复昔日军事强国、政治大国的地位,并破坏中华民族的复兴进程。其主要做法是:
        对外政策上积极谋划对中国的包围封锁
  除在东海与中国不断发生摩擦外,日本还将目光投向了南海等问题。日本强调,南海是扼守日本海外能源和贸易的海上通道,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是对国际安全的威胁。而根本目的,是煽动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的矛盾,配合美国部署,形成包围圈,特别是将中国海军封锁在第一岛链之内。此外,日本还在印尼高铁、非洲投资、地区合作等领域与中国展开竞争,既要彰显出日本的强国风范,同时也要反击中国影响力的扩散。据日本媒体报道,今年6月初,安倍在一次“恳亲会”上酒后吐真言,叫嚣“安保法案就是冲着南海上的中国”,还宣称要配合美军行使集体自卫权,共同“敲打在南海上的中国”。 
        拼命扮演美日同盟军事先锋
  安倍政权十分清楚,“中国牌”是赢得美国支持、继续为日本松绑的不二法宝。因此极力鼓吹美日同盟对遏制中国发展的作用,并愈加露骨地充当军事急先锋。在通过新安保法后不久,日本在东京附近海域举行“海上阅兵”,参加国家包括美国、印度、韩国、澳大利亚、法国等。这也是日本首次大规模展示其作战装备。10月18日,安倍登上了美军部署在横须贺基地的“里根”号核动力航空母舰,这也是日本在任首相首次登上美国航母。之前,安倍还视察了号称准航母的“出云”号。安倍此举旨在向全世界展示美日同盟的特殊关系,也可以说是庆祝自卫队实现出兵海外的权利。值得注意的是,新安保法案打破了法律对自卫队的桎梏,使其可以放开手脚按照全球顶尖军事强国的标准全力打造军队。分析人士预计,日本今后将大幅增加军费,用以研制和装备更多先进武器。事实上,日本2016财年的防卫预算高达5.0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680亿元,创下战后新高。而对于安倍等人的野心而言,这恐怕仅仅只是个开始。
  军事上做好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准备
        尽管整体经济情况不容乐观,但近年来日本并未放慢扩充军备的步伐。在对未来中日间可能的军事冲突进行设想时,美、日两国虽然都承认日本拥有较为明显的局部优势,但两国军事高层担心,中国可能使用导弹饱和攻击、潜艇封锁等方式攻击日本的军用机场和港口,削弱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的战斗力,拖延美军对日支援速度,从而获得速战速决的机会。为此,美日两国军事专家都在努力建立日本版的“反介入战略”,即利用日本在地缘位置、武器装备和美日协同方面的优势,反制中国的进攻。具体来说,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借助地理优势,形成封锁链。特别是利用琉球群岛封锁中国海军及航空兵进入作战区域的道路,为美军清理出较为安全的前进通道。二是大打潜艇战,攻击中国海军要害。日本认为,中国海军在反潜领域存在较为明显的缺陷,而日本则拥有世界先进的常规潜艇,并且自冷战开始就与美军开展协同作战演练,具有实施潜艇作战的经验。三是发动水面进攻,形成局部军事优势。海上自卫队的“宙斯盾”战舰与美国同类装备相比也毫不逊色。四是发动岸基对海攻击,削弱中国作战实力。有专家认为,日本可以利用岛屿优势,沿海岸线设置岸舰导弹阵地,对来袭的中国海军进行远程打击,造成对手巨大损伤,从而动摇其作战决心。正如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亚太研究学者吉原俊井所指出的那样:“该战略旨在增加北京被迫陷入僵持阶段的可能性,为美国紧急增援进入战区赢得时间。这将成为日本和盟国更大规模军事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以恢复东亚海空域的控制权为目标。最终,该战略将促使中国对日、美采取军事行动的有效性产生质疑,降低中国先发制人的可能性。”
谁在绥靖?谁在跳梁?
 
  毫无疑问,日本国内右翼势力气焰日趋嚣张,蓄意挑动中日海洋争端,煽动民众对中国的敌意,鼓动美国加大对华遏制。当前日本对华狭隘心态大有从国内少数人、个别势力、个别政党上升到民族、国家层面的趋势。安倍为代表的右翼势力以邻为壑、大开历史倒车的行径,对战后和平体制、国际秩序与地区安全都构成了严重威胁。右翼势力之所以敢于如此无所顾忌,与美国的故意纵容有很大关系。毫不客气地说,美国为了实现对华战略部署,对日本采取了某种程度的“绥靖”,在允诺其作为遏制中国桥头堡的前提下,默许日本进行一定程度的松绑。比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就以中国军事发展为由对日本新安保法进行辩护,污蔑是中国抗战胜利大阅兵以及朝鲜发展核武器让日本备感压力,所以“东京需要强化军事力量以捍卫它和主要盟友的利益,包括美国”,声称自卫队必须应对“来自中国和朝鲜等国家的潜在威胁”。这样的想法在当前对华抱有怀疑或敌视的群体中具有很高认同度。
  美日同盟原本就是双重属性,一方面是美国长期控制日本、防止日本重新威胁美国的“紧箍咒”,另一方面是美国霸权体系的战略前哨。在太平洋战场、中国战场都与日军鏖战过的美国人岂能不知道二战的是非曲直,关键是当前美国处于战略收缩和调整的关键时期,无论是财政还是资源,都无力在亚太独自应对中国的强势崛起。因此,借助军事同盟共同构建封锁线无疑能降低美国自身的战略成本,并营造不利于中国崛起的环境。中日之间的矛盾正好是美国可以利用的着力点,它不仅可以防止出现美国所担忧的亚洲核心地域落入中国的影响或控制之中的情况,而且还能迫使日本继续亦步亦趋地跟随在美国身后,更重要的是,美国可以借助日本军事力量的优势,弥补对华军事部署短板,增强在亚太的战略支撑厚度。
  正因为如此,美国才会对日本在不对其构成威胁的前提下发展军事力量听之任之,虽然美国国内也有人对日本的右翼倾向表示担忧,但在美国看来,现实主义的考量必须占据上风。中日两强如果保持对峙和适度紧张,能够提升美国在战略天平上的优势,最终获利的也只会是它这个渔翁。对于日本参议院特别委员会通过新安保法,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别有意味地表示,“欢迎日本在地区及国际安全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施大伟也公开表示,日美合作的范围“从平时的海洋监视扩展至广泛的突发事态应对”。他对与日本扩大合作表示出期待。
  正是由于美国的纵容,不仅使日本明目张胆地扩充军力,也令与中国存在领海和领土争端的个别国家乘机搅局,特别是菲律宾,一直希望将美日等国卷入南海争端。日本也借南海相关国家主权争议升级之际,公开介入南海问题。野田佳彦执政时日本就曾和菲律宾就所谓的“加强南海安全”进行了探索与合作。到了安倍时期更加肆无忌惮。2015年5月,日本与菲律宾在距离黄岩岛仅300千米的海域进行了联合军演,海上自卫队派出2艘驱逐舰参加。6月,菲律宾总统阿基诺访问日本,两国宣布加强军事安全合作。日本希望通过联合菲律宾,化解在东海的压力,同时对中国的海洋战略设置障碍,并利用菲律宾小国、弱国的形象,凸显日本作为地区和平伙伴的正面形象,为解除战后体制束缚增添筹码。对于日本的粗暴干涉,中国外交部措辞严厉地指出,日本不是南海问题当事国,近期的表现很不正常,蓄意插手南海问题,挑动地区国家间的矛盾,故意制造南海局势紧张。不过,当前亚太战略格局暗流的操纵者美国则坚决支持日本插手南中国海问题,还提议与日本共同在南中国海巡逻。近期在美国提出要进入中国控制的南沙岛礁12海里范围之后,日本国内也有人叫嚣,“日本也应该和美国一样,进入12海里范围内”,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针对新安保法在日本国内引发的抗议,日本媒体曾指出,由于相关法案并没有得到国民较为普遍的支持,因此即使获得通过,也将影响到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但从近几年来日本社会出现的右翼化苗头看,安倍政府强推的新安保法并非没有社会基础,而一旦封存已久的武士刀重新出鞘,恐怕会有更多人景附,毕竟重现世界强国的光荣与梦想仍然存留在日本人的内心深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