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俄罗斯增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动因分析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全球变暖带来的北极冰川融化,对北极地区的开发和利用成为可能,北极地区的航运价值、丰富的资源以及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也逐渐被人们所重视,而这也带来了环北极国家对该地区的争夺。2007年8月,俄罗斯潜航器在北冰洋海底插上国旗,宣告了“北极争夺战”正式进入白热化阶段。俄罗斯作为拥有北冰洋最长海岸线的环北极国家,不仅尤为重视北极地区的开发和利用,还不断加强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以保护其利益。俄罗斯的这一做法自然引起了环北极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警惕,也一定程度上激化了多国在北极地区军事对峙及军备竞赛的紧张态势。本文以解析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活动为中心,探讨俄罗强化北极地区军事存在的战略考量、具体军事活动以及对其的理解认识,包括置于俄罗斯当前正在进行的全面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这一更广阔的视角下去理解认识,并将其与波罗的海危机联系起来,分析俄罗斯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加强对波罗的海局势的可能影响。

 
  北极地区通常是指以北极点为中心的北极圈以北的地区,包括北冰洋、周围陆地海岸带及岛屿、北极苔原和泰加林带。北极地区的陆地部分主要由格陵兰岛、加拿大北极群岛、斯瓦尔巴群岛、法拉士约瑟夫地群岛、新地群岛、北地群岛、新西伯利亚群岛和弗兰格尔群岛等岛屿组成。这些岛屿目前分别归俄罗斯、加拿大、美国、丹麦、瑞典、芬兰、挪威、冰岛八国所有。当前,俄罗斯正致力于大规模、持续性地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发展,这也不禁让人感到疑惑——俄罗斯此举究竟是为了保卫其漫长的海岸线,还是为了便于其在北极地区的扩张。在这里,我们首先通过解读俄罗斯对安全和威胁战略优先任务的界定来讨论其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战略考量。
  
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战略考量
 
  首先,维持核威慑能力是俄罗斯的首要战略优先任务。北冰洋部署有俄罗斯2/3以上的海基核弹头,因此北极地区对于俄罗斯维持其核威慑能力尤为重要。从历史的角度看,俄罗斯将北极地区视作其全球战略资产的黄金地段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冷战时期美苏可能爆发的核大战,北极地区成为攻击美国的绝佳地点。从北极地区发射的核弹攻击美国飞行路径最短,北冰洋的冰盖也给战略核潜艇提供了天然的保护。
  其二是北极地区为俄罗斯提供了一个进入大西洋的绝佳通道,北冰洋海冰的融化将很快为俄罗斯在大西洋、北极地区和太平洋之间提供季节性战略联系。
  即使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困难,但维持其核威慑能力一直是俄罗斯安全战略一个不变的宗旨。直到今天,维持核威慑能力仍是俄罗斯的首要任务,而这也是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被视为大国的关键。因此不论经济和财政状况如何,俄罗斯都将持续地在北极地区加强其核威慑能力的建设以支持其全球战略。
  其次,确保领土安全是俄罗斯的又一战略优先任务。同所有主权国家一样,俄罗斯也极为重视其领土安全,寻求慑止和防备其他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的威胁。2013年颁布的《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北极地区发展与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中指出,“确保军事安全,防御和保护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国家边境”是俄罗斯联邦北极地区在发展和国家安全一项中六大优先任务之一。该战略同样强调了俄罗斯加强北极军事力量的重要性,指出“保证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具有可靠的作战系统,包括维持俄罗斯联邦武装部队在该地区的常规作战部队以及其他部队、分队和机构的必要作战潜力。”此外,因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用于保护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季节性海冰日益消融,俄罗斯开始担心其他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可能从水面和水下对其领土进行侵犯或直接发动攻击,使得俄罗斯开始重视并加强其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
  最后,防范西方构建“反俄包围圈”一直是俄罗斯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作为一个季节性冰雪覆盖的广阔地区,北极地区被俄罗斯视为其北部的重要安全屏障,同时也是俄罗斯重要的战略出海方向。不同于俄罗斯波罗的海和黑海舰队时刻处在北约国家的监视、威胁之下,从位于俄罗斯西北部科拉半岛的摩尔曼斯克港出发,北方舰队能够在不接近北约成员国家的情况下进入大西洋。此外,苏联解体后,随着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安全缓冲屏障的消失,俄罗斯一直对“反俄包围圈”十分警惕。俄罗斯十分担忧其他环北极国家联合起来反对俄罗斯,构建对俄的“北极包围圈”,并与西方对俄在东欧、中东和东北亚方向上的战略挤压结合起来,形成更大、更全面的“反俄包围圈”。2015年,负责国防的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在提交给总统普京的新版《俄罗斯联邦海洋学说》中将北极地区列为一大地区发展方向,高度强调了北极地区的重要性,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俄罗斯对“北极包围圈”的担忧。新版海洋学说指出为方便海军自由出入大西洋和太平洋,北极是俄罗斯海军的优先方向。特别是随着北方航道的意义凸显,俄罗斯有必要重建核动力破冰船舰队。为此该学说详细规定了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任务。
     
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存在的具体举措
 
  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活动很好地印证了俄罗斯的上述三个战略考量:
  首先,即是通过在北方航道沿线的新西伯利亚群岛、弗兰格尔岛和施密特角等北极地区重建冷战时期苏联设在北极地区的基地,同时建立新的基地,以加强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存在。据俄罗斯《生意人报》2015年12月8日报道,俄副国防部长布尔加科夫2015年12月7日称将在北极地区建立437座军事基础设施。此外,据俄新社2017年4月17日报道,俄国防部近期公开宣传介绍其新启用的“北极三叶草”基地。该基地是目前世界上位置最北的军事基地,军事设施齐全,生活基础设施优越,据称可保障150名士兵无补给地生活18个月。
  其次,以驻扎在俄罗斯西北部摩尔曼斯克州佩琴加的陆军第200独立摩托化步兵旅为基础,俄罗斯的首支北极作战旅已于2014年12月31日在靠近芬兰边境的摩尔曼斯克州阿拉库尔季镇正式组建,2020年前还将完成对海军和空军力量的吸收。而在今年的红场阅兵中,俄罗斯另一支北极部队——第61独立海军陆战旅也首次亮相。该部队目前驻扎在北极圈内的巴伦支海岸边,曾两次参加车臣战争,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再次,俄罗斯还在积极地研发和配署新型的极地装备,包括3艘新型核动力和4艘柴油动力破冰船,这对于在北极地区恶劣环境下迅速老化的舰队来说可谓一解燃眉之急。同样在今年的红场阅兵中,两款新型的北极作战武器“道尔-M2DT”和“铠甲-SA”防空导弹系统及相应的保障车辆据称也已部署北极部队。为适应北极地形和气候,这两种导弹系统进行了较大的改进,采用了DT-30PM履带式两厢全地形越野底盘,通行能力大幅提高。其零部件也都采取了防寒措施,可在零下50℃的环境下稳定工作。
  第四,在组织层面上,2014年12月俄罗斯重组了其北极地区的军事指挥结构,在摩尔曼斯克设立了北方联合战略司令部以协调俄罗斯在北极地区部署的所有军事力量,其中就包括之前分属3个不同司令部管辖的北方舰队。该战略司令部归俄联邦国防指挥中心管辖,地位与中央军区、东部军区、西部军区和南部军区相当。此外,俄罗斯还不断增强其在北极地区的防空力量、持续进行北极地区的战略巡航以及频繁开展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些举动都显示出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决心和实际行动。
  第五,俄罗斯也在大力加强其在北极地区的民事反应能力,包括有计划地增加北方航道沿线搜索救援站和俄罗斯海岸警卫队装备采购的数量。俄罗斯计划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和摩尔曼斯克组建北极边防部队以及在摩尔曼斯克设立反恐中心以应对恐怖主义和非法移民的威胁,并提高相应的民事反应能力以配合此目标的达成。2013年俄罗斯还成立了北方航道管理局,负责包括环境与安全事项等在内的北极航行程序管理。北方航道管理局的设立既提高了北方航道关税和法规的透明度,同时也降低了存在威胁的承运商和船员通过航道的风险。
  虽然近年来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已有了大幅加强,但是对于要重新达到冷战时期苏联在该地的水平,俄罗斯仍相距甚远。与俄罗斯关于北极地区战略重要性的各项声明主张相一致,俄罗斯在该地区采取了一系列军事动作,部署了新的装备,重建了部分军事力量,但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仍显相当有限。而在某种程度上,这可归因于俄罗斯近期的北极战略。俄罗斯于2009年3月30日和2013年2月分别出台了《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在北极地区的国家政策基础和远景规划》和《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北极地区发展与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而这两份战略对经济和资源因素的强调都大于对国防和安全的强调。此外,在计划的时间节点内俄罗斯《2020年前国家武器装备发展计划》中设定的目标也近乎不可能实现,包括破冰船和潜艇在内的许多装备发展项目已经大大落后于原定的时间表,而这种限制俄罗斯北极地区军事力量发展的境况在短时期内很难得到改善。在西方的制裁下,俄罗斯目前的经济形势仍较为严峻,其自身的国防工业体系也存在着许多结构性问题,因此许多装备发展项目进度可能会进一步推迟。
     
对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存在的理解认识
 
  在更广阔的视角下分析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加强,对于理解其活动的实际意义十分重要。俄罗斯当前正在进行全面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以确保能够更好地应对当前以及未来的威胁和挑战。而俄罗斯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发展实际上是与其全面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进程和要求相一致的,因此这些军事活动并不能完全证明俄罗斯对北极地区又有了更进一步的扩张意图。例如,2007年俄罗斯恢复在北冰洋上空执行轰炸机巡航任务的同时,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也同样如此。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发展北方舰队对北极地区更具战略意义,但是目前俄罗斯大部分在建的或购买的海军舰艇等装备都是配备给其他舰队的。特别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黑海舰队得到高度重视,优先发展、配备了大部分的新型海军装备,其实力得到大幅加强。许多专家学者都强调要将俄罗斯的北极军事化,与在全面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进程下的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发展作区分,因为后者更应被视为俄罗斯强化其整体军事力量的一部分而非特定针对北极地区。在此范围内考虑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对于俄罗斯来说,在更广阔的视角下分析,无论是军事装备还是军事活动,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发展强化并不能证明北极地区相对于其他地区占据着更为重要的战略地位。
  波罗的海与北极地区的地缘关联性以及其自身所面临的现实冲突性,使西方学者更愿意将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举动与波罗的海局势联系起来。自苏联解体后,波罗的海局势一直紧张,俄罗斯与北约在该地区呈现对峙态势。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称,今年6月俄罗斯现役唯一一艘“台风”级核潜艇将前往波罗的海,引起了北约极大的担忧。不过即便如此,俄罗斯在北极地区新发展的军事力量未来是否会被用于应对波罗的海潜在的军事冲突仍具有不确定性。总的来看,俄罗斯在北极地区新发展的军事力量可能只会在处置波罗的海的突发事件(波罗的海应急行动)中扮演次要角色。从理论上讲,俄罗斯的北极陆航部队和空军部队可以被投送到任何地方,可用于未来可能的波罗的海应急行动。但其北极地面部队的规模相对较小,且仅仅只能适应北极地区的作战,因此对于支援波罗的海作战来说,俄罗斯大可不必费劲调动。而驻扎在摩尔曼斯克的俄罗斯第200独立摩托化步兵旅此前部署在乌克兰,因此在波罗的海应急行动中,俄罗斯有可能使用该部队。不过若考虑将其部署到波罗的海所必需的时间和成本,该部队在波罗的海应急行动中所能发挥的作用依然有限。俄罗斯北方舰队所处位置十分重要,前可威胁北约在北大西洋的水面舰艇,后可保卫俄罗斯部署在北极地区的核力量。北方舰队虽可对北约在波罗的海的军事行动造成一定威胁,但自身力量的不足同样致使其难以独担波罗的海应急行动的大梁。此外,俄罗斯在北极地区部署的大多是远程并带有核弹头的战略导弹,在波罗的海可能发生的常规冲突中近乎无用武之地。而包括S-300、S-400远程防空导弹和“铠甲-S1”弹炮合一近程防空系统在内的俄罗斯北极防空部队则受命保卫其在北极地区的核力量,因此在波罗的海应急行动中难以出动。
  另外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是,如果波罗的海的紧张局势蔓延到北极地区,俄罗斯是否会继续加强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与乌克兰不同,波罗的海作为俄罗斯另一个高度关注的地区,在地理位置上临近北极地区,同时其他的一些北极国家在该地区同样拥有较大的地缘影响力。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地区开展了一系列军事活动,致使波罗的海地区局势骤然紧张。例如频繁进行空中巡逻,并且派遣潜艇接近芬兰和瑞典沿海(这种情况在北极地区很少见),俄罗斯战机飞越挪威领空的次数也大幅增加(不过飞越波罗的海上空的次数却减少了十倍)。近些年来俄罗斯空军飞越波罗的海上空的次数波动较大,在2006年和2008年间迅速增加,之后又有所减少,2012年后又再次增加了飞越的次数。俄罗斯和北约在波罗的海地区剑拔弩张,形势日趋紧张。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在北极及波罗的海地区进行了一系列军事演习。与此同时,作为回应,以北约为主的相关国家的军事力量近些年也频繁在这2个地区进行军事演习,与俄罗斯针锋相对。例如据俄罗斯《独立报》网站2017年5月24日报道称,以北约国家为主的“北极挑战-2017”空军演习于5月22日举行,多个国家出动100余架战机参与。该演习自2013年开始,每两年举行一次,主要是演练在复杂环境中如何策划和执行空中作战。而北约的“波罗的海行动”军事演习也在波罗的海地区同时进行,来自14个北约国家的40余艘战舰参与。而与之相对,俄军在波罗的海地区也进行了一系列海空军演习,内容与反击波兰及其他北约国家可能的侵略有关。北极及波罗的海地区的紧张局势可见一斑。这些演习可能并不会对各国在北极地区的合作产生直接威胁,但会持续加剧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并可能造成误解进而导致冲突升级。
     
结 语
 
  综上可以看出,目前俄罗斯加强北极地区军事力量的举动本身并不意味着该地区爆发潜在冲突的风险将增大,不过也不能排除意外事件可能导致的对抗升级。因为,对于重新达到冷战时期苏联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存在水平,俄罗斯仍相距较远。此外,在应对例如波罗的海地区的突发事件中,俄罗斯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也很难得到有效的利用。不过,仍需强调的一点是,不仅是俄罗斯,其他环北极国家同样也致力于加强各自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力量。各国在北极地区不断提高的军事化增加了发生碰撞摩擦等意外事件的风险。(王曾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