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俄军特种作战部队“新面貌”

  在乌克兰及叙利亚的2场军事行动中,俄特种作战部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大大提升了俄军遂行作战任务的效能。2015年2月2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第103号总统令,将每年的2月27日定为俄罗斯的“特种作战部队节”。俄媒据此分析,此举表明俄军政高层对新型特种作战部队(SSO)发展建设高度重视,也是对特种作战力量转入“新面貌”以来实战表现的积极肯定。
  
发展历程
 
  说到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不得不从苏联时代说起。其前身是苏联总参情报总局特种部队,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时任国防部长朱可夫元帅建议,在边防军区建立特种侦察破坏部队。一旦发生战争或战前危机,该部队可潜入敌后进行破坏活动。该特种部队平时由总参情报局管理,战时配属各军区集团军,由此拉开了苏联特种部队发展的序幕。
  1979年,针对阿富汗紧张局势,总参情报总局决定成立土库曼军区特种部队,该部队成员都是会说阿富汗当地语言的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这支部队成立后便被派往阿富汗战场,于1979年8月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进行敌后破坏活动。在苏阿战争中,总参情报总局特种部队共损失191人,而他们缴获的武器足够装备一个师。在苏军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后,总参情报总局特种部队是最后一支撤出的部队。
  由于苏联后期军事现代化发展已经开始注重联合作战,此时特种部队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苏军特种部队除了执行一些敌后打击游击队的任务,很多时候是作为战役战术集团的侦察力量使用,其职能与诸军兵种的侦察单位重叠,造成指挥混乱,任务特点不明朗,反而降低了联合作战的效率。苏联军方开始考虑,是否借鉴美军特种部队的建设经验,包括引进西方特种作战理念。但一切尚未开始,苏联就解体了。
  俄罗斯武装力量特种作战力量的历史开始于1999年3月5日,当时在莫斯科近郊的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建立了专业人员训练中心,代号92154部队,而实际上是直接隶属于总参情报总局局长的特种部队。后来,中心被称为“谢涅日”(驻地附近一湖泊名),而部队成员则被称为“向日葵”。当时的总参谋长阿纳托利·克瓦什宁大将是特战力量的奠基人之一。
专业人员训练中心成立之后,培训的官兵立刻就出现在了前线。1999年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后,92154部队开始积极参与作战行动。值得一提的是,“向日葵”这一称呼是在中心队员首次前往高加索执行任务后获得的。此次任务中队员们戴着巴拿马式草帽,当时其他特种部队还没有这种帽子。由于这种奇特的外形,以及当时训练中心离“向日葵”电气火车站不远,队员们便获得了这一绰号。后来,以剑和矢为背景的向日葵成为了中心的臂章图案。  
  俄军特种作战部队最重要的变化开始于2009年,时任国防部长是谢尔久科夫,总参谋长是马卡罗夫大将。在俄联邦武装力量全面改革框架内(所谓的“新面貌”改革),俄军在92154部队的基础上,组建了直属总参谋长的特种作战部队指挥部,以便对现有大部分力量进行集中指挥。
  2011年4月7日,俄罗斯国防部组建了第2个特种任务中心,隶属于总参情报总局,驻地位于莫斯科近郊的库宾卡。新的特种任务中心的非官方称呼为“扎扎博里耶”,与在总参情报总局特种任务基地基础上组建的“谢涅日”中心不同,组建“扎扎博里耶”中心的主要参与者是联邦安全局特种部队的工作人员。
  2012年4月1日,在当时总参谋长马卡罗夫的倡议下,特种作战指挥部被升格为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KSSO),代号99450部队。2013年3月6日,接替马卡罗夫担任总参谋长的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大将宣布开始重组特种作战部队(SSO)。在会见外国武官时,他表示:“已经组建了相应的司令部,负责例行事务并完成武装力量培训计划活动”。2013年3月15日,“扎扎博里耶”特种任务中心也编入了特种作战部队编成,开始隶属特种作战力量司令部。
  近年来,位于库宾卡和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的特种任务中心在吸取各方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完善编制体制,积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战斗训练和实战化水平获得大幅提升。
  新组建特种作战部队的任务使命包括:
(1) 在他国保护俄罗斯公民免遭袭击;
(2) 后撤使馆人员、要员;抓捕、清除恐怖分子或者重要的军政人员;
(3) 组织反政府活动、起义和游击运动,破坏目标国家局势稳定,推翻其政府;
(4) 搜集情报;实施破坏;
(5) 突袭;
(6) 在必要地区保存武器和物资技术保障器材用于战时特种作战;
(7) 破坏、截获信息或者阻碍其传播;
(8) 实施心理战,公开或暗中破坏国家指挥机关的活动;
(9) 传播虚假信息等。
  战时,特种作战部队的任务还包括:
(1) 破坏或者占领重要的军事、工业目标;
(2) 破坏交通线,国家和军事指挥体系,后勤保障体系;
(3) 校正导弹突击和炮兵射击;
(4) 搜集对战区武装力量集团行动有用的情报;
(5) 挺进敌后,截获文件、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破坏敌人武装力量和民众的士气。
  
组织编成
 
  几经改革后,目前,俄军特种作战部队已经形成相对完善的组织编制结构,具有较强的作战能力。据俄罗斯媒体反映,俄军特种作战部队主要包括1个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2个特种任务中心,1个特种作战中心。
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
代号99450部队,驻地位于莫斯科州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区谢涅日镇,是俄军特种作战部队的最高统一指挥机构,目前该司令部下设特种作战局,海上特种作战局,和反恐局。  
“谢涅日”特种任务中心
代号92154部队,非正式称呼为“向日葵”或者“谢涅日人”,驻地位于莫斯科州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区谢涅日镇。目前,该中心下设6个方向处:  
  (1)空降特种作战方向处 主攻复杂跳伞,包括佩戴氧气面罩延迟开伞跳伞以及离机后立刻开伞。掌握这些方法后,特战队员能够在不被敌人发现的情况下飞行数十公里。队员们昼夜均能实施空降,夜间借助于夜视仪,恶劣天气,强风和大雾天气也能实施跳伞。特种队员还学习使用三角动力滑翔机和滑翔伞飞行器。
  (2)山地特种作战方向处 专门研究在山地地形实施侦察和作战行动,训练主要依托俄军第54侦察分队训练中心(代号90091部队,位于北奥塞梯-阿拉尼亚共和国弗拉季高加索市)和俄联邦“中央陆军”“捷尔斯科尔”山地训练和生存中心(位于卡巴尔达-巴尔卡尔共和国捷尔斯科尔镇)进行。该方向的队员被培养成“战斗登山运动员”,主要学习攀登高山山峰,占领并扼守山隘、冰川的方法和技能。
  (3)突击特种作战方向处 专门负责渗透,截获,歼灭敌人目标(司令部,建筑,设施,仓库等)。该方向队员的任务非常广泛,要在各种条件下,任何地形条件下攻占敌方目标。
  (4)海上特种作战方向处  位于俄海军第561紧急救援中心,部队代号00317部队(位于塞瓦斯托波尔市卡扎奇亚湾)。海上特种作战处是一个多功能的海军部队,训练的装备都是用于遂行海洋,河流,湖泊上的战斗任务。队员主要使用各种漂浮器材(快艇,水力旋流器)或者穿戴潜水装具,使用专用拖曳器,在水下实施行动。海上方向的队员需要熟悉掌握所有可能实施行动的水域,学习使用拖船和轻型快艇实施潜水行动,学会抢夺舰艇和攻取岸边建筑物。
  (5)保卫高层领导人特种作战方向处 该方向基于车臣地区战斗行动经验组建而成。在战时,该方向负责保卫类似总参谋长、军区司令这样的俄军要员。而在该方向组建以前,类似人员通常都是由侦察兵来负责护送。俄军高层“警卫员”的训练长期以来可以说一直都差强人意。因此,在该方向出现前,关于组建专门分队负责保护军队高层的问题一直备受争议。
  (6)投送装备方向处:专门通过陆地,海上和水上运送特种部队人员至行动地域,并负责之后的撤离。主要装备“米-8AMTSH”和“米-35M”运输直升机、快艇、全地形车、越野车及各种汽车技术装备。
  此外,中心还下设通信、无线电侦察、无线电电子战、IT、特种技术装备等保障分队。
“扎扎博里耶”特种任务中心
  非正式称呼为“扎扎博里耶”或者“库巴”,代号01355部队,位于莫斯科州奥金佐沃区库宾卡镇普罗热克托尔纳亚街。该中心的主要任务与“谢涅日”中心相同。
第322特种作战中心
该中心为专业人员训练中心,代号43292部队,位于莫斯科州涅奇诺戈尔斯克区谢涅日镇。主要任务是培训特种作战部队的人员,还用于培训俄联邦国防部其它特种分队的军人。该中心还下设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军事技术物资改装、维护、存储处。  
 
人员选拔和训练
 
  从组建开始,俄军特种作战部队各方向就只招收军官和合同制军人。义务兵只能在后勤事务分队服役,或者担任驾驶员。
  特种作战部队军人的选拔不仅仅局限于空降兵部队和各军区特种任务分队,还包括坦克兵、炮兵、步兵、防空兵和三防兵军官。特种作战部队的选拔途径各种各样,特种作战部队代表可能亲自挑选,研究具备必要知识和技能的候选人,之后向他们发出邀请。此外,每月15号9时是“候选人日”,自愿参选人员可以尝试通过录取测试。测试主要包括3个部分:体能,包括3千米越野、100米武装泅渡和引体向上测试;专业选拔;卫生委员会检查。特种作战部队还定期在兵役委员会和合同兵选拔处发布通告,告知他们需要的专业清单。
  据称,俄军特种作战部队军人不仅仅需要擅长军事,通常也拥有各种学位,掌握外语也是必须的。俄总参情报总局特种作战部队亚历山大·穆西延科上校表示:“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肌肉力量,而是头脑。侦察兵的头脑不是用来敲砖头和酒瓶的,而是用来思考的……任何侦察员首先要有智慧,也就是人的智力”。
  特种作战部队军人的训练主要在专业人员训练中心进行,部队常驻地通常也建有必要的基础设施用于训练。此外,特种作战部队的军官还在俄军梁赞高等空降指挥学校(RVVDKU)的特种部队侦察系以及特种任务分队使用教研室以及新西伯利亚高等军事指挥学校的特种侦察系、特种侦察和空降兵训练教研室进行训练。
  此外,俄军特种作战部队还特别注重培养军人的团队行动能力。据俄《军工信使》报采访的消息人士强调,特种作战部队的基本原则——不是培养具备突出个人能力的战士,而是要建立能够统一行动的团队。
  
开放且独立的建设思路
 
  俄军认为,特战力量是除核常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为防止特种作战部队沦为“常规部队”,“新面貌”改革以来,俄军不断对特种作战部队的编制体制进行调整完善,广泛参考各方经验及教训,逐渐形成了俄军独具特色的特种作战部队发展建设思路。
充分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相关成功经验
  《华尔街日报》2016年12月16日援引美国国务院消息人士称,总参谋长尼古拉·马卡罗夫2012年访美期间,参观了美军位于福罗里达州的特种作战司令部。接替马卡罗夫的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2013年也曾公开表示,俄军在建设特种作战部队过程中借鉴了外国的经验:“在研究世界主要国家特种作战部队组建、训练和使用的经验后,俄罗斯国防部也开始逐渐相应的司令部。已经制定了全套指导性文件,确定这些部队的发展方向、训练和使用方法”。此外,据现有资料显示,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的军官与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国的相应部门均有接触。据称,法国和德国的经验影响最大。上述北约主要国家都有自己独立的联合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直接隶属于武装力量最高领导层。
  
独具特色的人员装备编配原则
  如果将俄军特种作战部队的组织编制结构与美国陆军“三角洲”部队、海军“海豹6队”(DEVGRU)、英国特种空勤团(SAS)第22团、德国KSK特种部队相比,不难发现,西方的特种部队并没有具体的任务方向,可以说是“通用型”特种部队。第22特别空勤团的任务连队分为4个组:空降组、海洋组、山地组和汽车组。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在自身战斗使用经验的基础上认为,“通用型”编组在多数情况下并非最优。比如,当特种作战力量分队在山地遂行战斗任务时,其编成中“登山队员”和“强击队员”最好更多一些,空降兵和潜水员则可以少一些。因此,俄军特种作战力量与西方不同,通常以混编队形实施行动,根据具体任务从各个方向抽调人员。《军工信使》报采访的消息人士称,这不是通用型,而是“自适应”型。虽然所有的队员都必须学习跳伞,山地行军,使用潜水呼吸器,强攻楼房等技能,但根据任务,队员的部分训练内容会有所侧重。
  此外,据俄媒消息称,俄国防部为了满足“新面貌”特种作战部队的需求,在国内现有制造装备无法保障训练和作战任务情况下,批准进口国外武器装备和单兵装具。例如进口了“格洛克-17”和“格洛克-26”手枪、MP5冲锋枪、“斯太尔”SSG08狙击步枪、Propper Multicam风衣、ATACS作训服、Ops-Core FAST基础伞降盔等。为大幅提升队员的高精射击能力,俄军特种作战部队还采购了芬兰枪械制造商沙科公司研制的TRG-42狙击步枪,后来又采购了英国著名射击冠军马尔科姆·库帕研制的AWP狙击步枪。
  
卓越战绩
 
  俄军将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作为“新面貌”特种作战力量的“试验场”,有效检验了特种作战部队的使用方法和武器装备性能,充分体现了俄军在新时期的“精兵作战”思想。
  2014年2~3月的克里米亚危机是俄军新型特种作战部队的首次“展示”,特种作战部队秘密开始军事行动,封锁了克里米亚半岛上的乌克兰军事设施。快速且兵不血刃地控制关键军事目标,有选择地封锁通信系统保证了整个行动的胜利。塞外斯托波尔附近别利别克机场俄特种作战部队队员照片首次得以披露。特种作战部队在第一时间快速反应,扁平化的指挥使得俄最高决策当局的命令有效、迅速地在当地得到执行。
  2015年入叙作战中,俄军特种作战部队渗透到敌后方担任空中突击引导员,在整体侦察能力弱于美军的情况下,空天打击效果却并不逊于美军。2015年11月24日,为营救被土耳其空军战机击落的“苏-24”轰炸机飞行员,俄特种兵搭乘直升机在敌后陌生地域机降,历时12小时成功救回飞行员。2016年底,在解放叙利亚北部中心城市阿勒颇的战斗中,俄军特种作战部队16人组成的小组在约1个昼夜的时间内击退了近300名恐怖分子的进攻。为此,俄总统普京亲自为该小组的军官代表颁发奖章。
  俄军特种作战部队的改革历程可以说是跌宕起伏,目前已经初见成效,成为俄军新时期实施“混合战争”的利器,对改革后的俄军作战能力的提升起到助推作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