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日本海洋监视与海岸防卫能力(下)

  
  编者按: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日本就在美国海军的指导下,将海洋能力作为重建军备的核心内容。近年来,日本认为有可能因意外、疏忽或者误判导致与周边国家发生冲突,因此更需要加强海洋监视与海岸防卫能力建设,应对可能发生的冲突和局势升级。就此,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核战略与电子情报战专家戴蒙德·博尔与墨尔本大学东北亚安全专家理查德·谭特合作完成了题为《海神之工具》的研究报告,对日本的海洋监视与海岸防卫能力进行了深入探究。本刊对此文进行了选摘编译,仅供参考。由于篇幅较长,分两期刊出,本篇为该文的下半部分。
  
日本海洋监视与海岸防卫能力(下)
  
编译:王涛
 
  机载海洋监视系统
 
  早在一战期间,日本海军就已经认识到飞机在海上侦察中的作用,开始使用海上飞机执行搜索任务。在20世纪30年代,日本海军强调空中侦察对于向敌军航母实施先发制人打击的重要性。到了20世纪50年代,日本在美国的指导下开始进行海上航空力量的重建。50年代末,美国同意向日本海上自卫队提供洛克希德公司制造的P2V-R“海王星”反潜战/海洋巡逻机。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川崎重工集团岐阜工厂共组装了48架P2V-R飞机。
  1963年,川崎重工集团启动了一项研发项目,将P2V-R改造为P-2J巡逻机。这是“海王星”系列的新型飞机,使用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并将机身加长,以容纳改进的电子装备。该型机还装备了APS-80型搜索雷达。当时,美国海军新型P-3C“猎户座”远程海上巡逻机装备的也是这种雷达。第一架P-2J巡逻机于1966年11月交付日本海上自卫队。川崎重工集团共生产了83架P-2J飞机,最后一架于1979年3月向海上自卫队交付。P-2J的主要行动基地位于本州东北部的八户,并在九州东南部鹿儿岛和冲绳的那霸派驻了巡逻机中队。此外,SS-2A/B“海王”岸基反潜巡逻直升机对P-2J巡逻机构成补充。根据1989—1990年的西科斯基公司许可证,三菱重工集团共生产了185架SS-2A/B直升机,这些直升机已于20世纪90年代末退役。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P-2J逐步被P-3C“猎户座”巡逻机替代。1978年12月,日本内阁批准采购P-3C飞机。首批3架P-3C飞机于1981年4月交付日本海上自卫队。接下来的4架由川崎重工集团岐阜工厂于1982年使用洛克希德组件组装而成。之后的100架由川崎重工集团制造,包括10余架用于执行“特殊任务”的改进型,例如EP-3和UP-3。截至1990年3月,共有60架P-3C飞机交付,所有飞机于1995年全部交付完毕。P-3C迄今仍被视为世界上最好的反潜和海上监视飞机。该型机装备有各种潜艇探测系统,包括声纳浮标红外探测系统、AN/ASQ-81型磁异信号探测系统、2座AN/ARR-78型声纳浮标接收器、2套AN/AQA-7(V)8型定向声波频率分析记录系统,以及AN/APS-115型搜索雷达和先进导航与通信系统。该型机还配备了用于自卫的AN/ALQ-78型电子对抗装置和AN/ALR-66(V)3型雷达告警/电子战支援系统。
  日本海上自卫队目前共有80余架P-3C“猎户座”巡逻机,分属8个中队(各配属10架)以及驻东京南部厚木的第51训练研发中队。其中,隶属于第3飞行联队的第31 和第32空中巡逻中队驻厚木;隶属于第2飞行联队的第21 和第22空中巡逻中队驻八户;隶属于第1飞行联队的第11 和第12空中巡逻中队驻鹿屋;隶属于第5飞行联队的第51 和第52空中巡逻中队驻那霸;隶属于第31飞行联队的第81空中巡逻中队驻岩国,并配属5架EP-3C电子侦察机。
  驻那霸的2支空中巡逻中队及其配备的20架P-3C飞机执行任务的地区形势最为紧张,任务也最为繁重。他们每天都要飞抵钓鱼岛及周边水域上空,并将相关数据直接传输到位于冲绳北部的海上自卫队国头接收站。1988年5月,海上自卫队提出为第5飞行联队建立“航空反潜作战中心和通信基地”。相关工程于1990年11月在国头启动,于1991年9月完工。该基地包括1栋业务楼、2座环形高频天线阵列、1座装配有2根微波天线的微波塔、1座大型对数周期天线阵列等。在2013年1月18日的高分辨率谷歌地球图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天线。
  2001年11月,川崎重工集团获得合约,设计生产国产飞机来替代老化的P-3C,这种国产飞机起初被称为P-X。在川崎重工集团2007年7月推出第一架原型机后更名为XP-1。2007年9月,该型机完成首次试飞,2008年8月,首架试验飞机交付防务省,另外4架飞机也于2010年3月交付。最初的2架量产型飞机于2013年3月26日交付海上自卫队,型号确定为P-1。这2架飞机部署在厚木基地,在执行海上巡逻任务之前进行了为期2年的飞行试验。日本政府在2010年12月制定的《中期防务力量发展计划》中提出,将在5年内采购10架P-1飞机,“用于对潜艇和可疑船只实施监控”,此项开支约为2000亿日元,约合每架飞机2亿美元。
  P-1的航速比P-3C快1.3倍,飞行高度更高,能够实施超过10小时的监视飞行。由于P-1的监视范围比P-3C更广,因此海上自卫队预计只需70架P-1飞机便可替代80架P-3C。飞机配备了磁异探测器,用于探测潜艇。机载航空电子设备包括1台HPS-106型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1套HAQ-2型前视红外雷达系统、1套HQA-7(NEC)/HAS-107/HRQ-1(JRC)/HQH-106型先进声学组件、1套HLR-109B型电子战支援系统、1套HYQ-3型作战指挥系统和1套HAS-108型数据链系统。
  HSS-2B“海王”直升机被SH-60J“海鹰”直升机取代,后者由三菱重工集团根据西科斯基公司的许可证进行生产。自1991年以来,共有101架SH-60J直升机交付海上自卫队。与SH-60B/F型相比,SH-60J进行了大幅度改进,特别是在航空电子设备方面。该机保留了一些美制设备,包括得克萨斯仪器公司生产的 AN/ASQ-81D2型磁异探测器、通用仪器公司生产的AN/ALR-66 (VE)型雷达告警/电子战支援系统、Ednac公司生产的AN/ARR-75型声纳浮标接收机,以及雷声公司生产的AN/AAS-44型前视红外雷达探测系统。日本国产的装备包括HPS-104型搜索雷达、HLR-108型电子战支援系统、HQS-103型吊放声纳、座舱显示器、战术数据处理器与数据链系统。
  日本海上自卫队目前装备有5个岸基SH-60J飞行中队和4个舰载SH-60J直升机中队。5个岸基飞行中队分别是驻立山町的第101、第121和第123中队,以及驻九州西北部奥穆拉的第122和第124中队,每个中队配备10架SH-60J。驻厚木的第51训练研发中队第513分队也配备有少量的SH-60J。
  三菱公司还在生产SH-60J直升机的升级版,称为SH-60K。首架原型机2001年9月出厂。2005年,海上自卫队接收首批7架SH-60K。第二批50架正在生产中。SH-60K的航空电子设备和防卫系统进行了大幅度升级,包括数据链、导弹预警系统和箔条投放器。
  
  海上自卫队电子情报处理中心
 
  海上自卫队EP-3电子侦察机收集到的情报将被发送至位于山口县岩国的基地电子数据分析部进行处理和分析。在紧急情况下,情报将直接传输到横须贺的舰队司令部电子情报中心(即1997年前的电子战支援部队),该中心的任务是向舰队司令部以及舰队情报中心提供电子情报支援。例如,朝鲜于1998年8月31日试射的“大浦洞”导弹经过日本领空时,导弹发出的遥感信号被EP-3电子侦察机记录下来。当这架飞机在岩国降落时,磁盘被交到电子数据分析部,相关数据由数据链“即时传输”至横须贺的电子情报中心。
  舰艇和飞机发出的电子信号被海上自卫队舰载、机载和岸基电子情报系统截获后,再由横须贺的电子情报中心进行收集、处理和分析。舰队情报中心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员额约为200人,他们的任务是为海上自卫队前沿部署部队搜集和分析所需要的作战情报。该中心接收的情报来自于驻东京市谷的统合情报总部基础情报中心以及驻横须贺的作战情报中心和电子情报中心。
  海上自卫队电子情报搜集与海洋测量船
 
  日本海上自卫队有一支小规模的海洋测量船队,进行各种海洋测量活动。其中有3艘海洋测量船配备有电子情报搜集装备,分别是横须贺海洋业务群的AGS/AGI-5105“日南”号、AGS-5106“昭南丸”号测量船,以及AGB/AGI- 5003“白濑”号极地破冰船。此外,日本海上自卫队舰队情报部还有2艘测量船装备了拖曳式阵列传感器系统,分别是AOS-5201“响”号和AOS-5202“播磨滩”号测量船。
  AGS/AGI-5101“明石”号测量船是海上自卫队第一艘用于进行电子情报搜集的船只,由位于横滨附近鹤见的日本钢管公司建造,1968年9月开建,1969年10月服役。该船长74米,排水量1420吨,船员75人(包括10名电子情报技术员)。该船装备了大量的电子侦听天线,包括NEC公司生产的用于雷达告警的NOLR-6型电子战支援系统。该船于1999年退役,由“日南”号接替。
  AGS/AGI-5105“日南”号测量船于1996年列入计划,由三菱重工集团下关造船厂建造,1997年8月开建,1999年3月服役。该船长111米,排水量3300吨,船员80人。为了提高观测能力,该船除了主柴油机之外,还配备了电动机,噪音更低。“日南”号配备的装备包括1套“海洋观测系统”、1座拖曳式侧扫声纳阵列、声纳浮标和远程遥控潜航器。该船还有动态定位系统,可以自动将船只保持在固定位置。
  “日南”号的行动通常秘而不宣。但在2006年2月,日本海上自卫队发布了一则新闻,称该船对九州南部大陆架进行了勘测。日方称:“勘测行动正在进行,但对于行动高度机密的海洋观察船而言,此次宣告是一个不寻常的例外。”日方还声称,勘测活动将持续至3月初。还有官方渠道称,“日南”号曾在2005年1~2月在该地区进行了类似的勘测活动。勘测活动得到了“相关部长和机构关于大陆架勘测和海洋资源会议”的授权,目的是在中国海洋测量船于2004—2005年进入日本宣称的专属经济区之后,对该地区大陆架进行划界。
  2014年1月,“日南”号的行动再度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据报道,该船于2013年11月30日在津轻海峡作业时,连接船只与远程遥控潜航器的电缆发生断裂,导致远程遥控潜航器丢失。防务省的一名官员在1月29日声称,远程遥控潜航器“当时正在勘测海峡的水下地形以及水流和温度”。媒体注意到,当时该船正在追踪附近的外国潜艇动向。有媒体称,该船的远程遥控潜航器型号为SCV-3000,长3米,高1.7米,宽1.7米,重4吨,装备有照相机和声纳探测器。有分析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海洋数据需要进行更新,因为近年来中国潜艇的噪音有所降低。1月31日,时任日本防卫大臣的小野寺五典声称,日本恢复了水下勘测行动,使用的是海上自卫队的其他远程遥控潜航器。
  AGS-5106“昭南丸”号海洋测量船于2006财年获得生产授权,2008年12月开建,2010年3月完工,2011年3月服役。该船由位于冈山县多摩的三井工程与造船公司建造,船身长103米,宽16.4米,标准排水量3200吨,满载排水量4150吨。该船航速可达16节,船员80人。该船与“日南”号的母港均在横须贺。
  除了“日南”号和“昭南丸”号之外,海洋业务群目前还有其他3艘海洋测量船:AGS-5103“须磨”号,于1982年投入使用;AGS-5102“二见”号和AGS-5104“若狭”号分别于1979年和1986年投入使用,均适宜“开展水文测量和电缆铺设”,并配备了RCV-225型遥控潜航器。
  海上自卫队还先后配备了2艘极地破冰船——AGB/AGI-5001“富士”号(1965—1983年)和AGB/AGI-5002“白濑”号(1982—2007年),用于在结冰海域为其他舰船开辟航道并搜集情报。这2艘船通常在北半球处于夏季期间,在南极作业数月;在北半球处于冬季期间,在北海道以北地区作业。在此期间,这些水域覆盖着厚厚的冰层,普通的情报收集船舶无法进入。“富士”号由位于鹤见的日本钢管公司建造,于1965年7月服役。该船长100米,标准排水量7760吨,装备有大型水平高频对数周期天线、导航和气象雷达、SQS-11A型声纳系统、高频测向抛物面天线系统、NIPRORI-1型海洋重力仪,还有3架直升机,船员200人,并可搭乘35名科学家和观测员。
  1983年,“富士”号被AGB-5002“白濑”号取代。“白濑”号也由日本钢管公司建造,于1981年3月开工,1982年11月服役。该船长134米,排水量11600吨,船员170人,并可搭乘60名科学家和观测员,适用于海洋和大气研究。该船装备包括1座G波段OPS-18-1型海面搜索雷达、1座I波段OPS-22型导航雷达、2套电子战支援系统、1座高频测向抛物面天线,并配备了气象雷达、各种海洋观测装置和3架直升机。“富士”号上安装的NIPRORI-1型海洋重力仪被转移到“白濑”号上,且性能得到了改进,包括装配了大型数据处理组件和升级的软件。“白濑”号于2007年4月退役,其接替者同样被命名为“白濑”号(AGB-5003),于2009年11月投入使用。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2艘配备拖曳式阵列声纳系统的测量船(水声测量船)——AOS-5201“响”号和AOS-5202“播磨滩”号,分别于1991年和1992年投入使用。海上自卫队最初计划采购5 艘水声测量船,但该计划在冷战末期被削减。这2艘船均由三井公司建造,分别船员40人,母港均在本州西南岸的吴市。“响”号水声测量船于1989年1月24日建造,1991年1月服役。随后,该船前往美国进行UQQ-2型拖曳基阵声纳系统的安装。该系统在深水环境中由1根1830米长的电缆拖曳,在浅水环境中由2根800米长的电缆拖曳。
  这2艘水声测量船分别配备5名美国海军技术员。美国海军专家诺曼·弗里德曼称:“传感器由美国技术人员操作,监测数据由美日共享。”这2艘水声测量船均被美国海军列入1997—1998年的大规模升级计划,配备的船载被动式声学数据收集分析系统的性能得到了扩展,探测能力得到了提高,使该系统能够进行更灵活、更高分辨率的光谱分析,并改进了目标方位的测定。船载通讯系统也得到升级,从而能够在测量船与战术平台之间进行超高频卫星通讯,建立语音与数据联接。
  “大规模升级”还包括为拖曳基阵声纳系统添加主动式组件,如用于在浅海和沿海水域探测低噪音潜艇的WQT-2型低频主动声纳系统。该系统包括主动传输阵列与处理系统、功率放大与控制系统、主动信号处理与显示接收系统,以及环境分析系统。美国休斯公司还于1998年2月获得合约,为水声测量船的大规模升级系统进行软件维护。
  水声测量船搜集到的数据,将发送至配备AN/WSC-6(V)1型卫星通信系统的横须贺数据搜集与分析站。WSC-6(V)1系统的天线罩内装有直径1.22米的碟形反射器,并使用美国国防卫星通信系统,在7.9~8.4千兆赫波段进行数据传输,在7.25~7.75千兆赫波段接收数据。
  海上自卫队海洋测量船队还包括1艘电缆布设与维修船。该船不仅对于布设和维修连接海底水听器阵列与海岸观测站的电缆非常重要,还具有广泛的海洋勘测功能。ARC-481“津轻”号曾担负此项任务25年。该船是二战结束后日本国产造船项目的首批产品之一,于1953年获得美国的批准。该船由横滨造船厂建造,于1954年12月开工建造,1955年12月投入使用。该船最初除了担负在基地和港口周围布设监听设备外,还可作为扫雷舰使用。在1969—1970年间进行的大规模改造期间,该船被加长加宽,排水量从1000吨增加至2150吨,水雷储存架被拆除,并将QHBa声纳更换为更先进的SQS-11A型声纳系统,从而被改造为专门的电缆布设船,船员约1000人。该船于1980年3月退出现役。
  接替“津轻”号的是ARC-482“室户”号,该船由三菱公司下关造船厂建造,于1980年3月投入使用。该船长133米,排水量4500吨,船员135人,不仅具备海洋测量能力,还能够对海底电缆进行隐藏和保护。该船母港是吴市,但常常到大凑或佐世保湾以外海域进行作业。该船的活动被定为“绝密级”。
  日本海上自卫队还有2艘试验船具备广泛的电子监视和监听能力。其中,ASE-6101“久里滨”号由佐世保重工业公司为防务省技术研究院建造,用于“测试水下武器和传感器”。该船于1980年4月服役,船长68米,排水量950吨,编制为40名船员以及12名科学家。
  ASE-6102“飞鸟”号雷达与声纳试验船由日本海上自卫队研发训练业务群使用,用于测试和评估各种电子监视装备、雷达、声纳和反制系统。该船由位于横须贺浦贺的住友重工业公司建造,于1995年3月服役。该船长151米,排水量4250吨,配有直升机飞行甲板,编制为72名船员和约100名科学家,母港位于横须贺。该船装备有FCS-3型武器控制系统、号称“迷你型宙斯盾”的 E/F波段SPY-1D型空中搜索雷达、D波段OPS-14B型空中/水面搜索雷达、G波段OPS-18-1型水面搜索雷达和I/J波段Type 3型火控雷达。该船还装备有红外压制系统。该系统由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萨菲尔德的国防科研机构(DRES)生产,于1994年1月向住友重工业公司提供,其作用是通过冷却燃气涡轮发动机生成的热金属和气体,降低红外信号。
  美国海洋监测信息系统
 
  位于横须贺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部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舰队司令部所需的许多情报来自美国海军海洋监测系统(OSIS),包括全球声纳监测设施网络、高频测向站、海洋监测卫星,以及舰载和机载传感器系统。OSIS于20世纪70年代开发,监测对象主要是苏联海军。该系统包括位于马里兰州特兰的海军海洋监测信息中心,位于伦敦、檀香山和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3个舰队海洋监测信息中心,位于西班牙罗塔和日本横须贺上濑谷海军支援基地的2个舰队海洋监测信息站。曾有专家这样评价该系统: 
  “海洋监测信息系统包括人员、设施、计算机、通讯与程序设计网络,用于接收、处理和分发经过评估的海洋监测信息。该系统能够提供近实时、全源的指示和预警、威胁评估、地点和动向信息,并为国家、战区和舰队用户提供超视距瞄准支援。尤为重要的是,它能够通过海军通信系统向舰队用户提供支持,包括每日简报、现场报告、事件报告、意向评估。正是这种对近实时的情报信息的不间断需求,才催生了海洋监测信息系统。”
  西太平洋的舰队海洋监测信息站,是最后建立的系统组成部分。它的地点选择是个大问题。曾在1971年参与地点选择的美国海军一位前任情报官透露,最初有3个地区作为候选——加利福尼亚、关岛和日本。“美国海军曾对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和圣迭戈进行调研,但认为距离主要监测区域太远;关岛虽然属于美国领土,但通信设施和行动空间不及日本。”最终选择了位于日本横须贺西北约25千米的上濑谷,是因为这里有海军安全大队的大型信号情报站,并且在地理位置上靠近横须贺。上濑谷海军支援基地于1972年2月15日启用。
  位于上濑谷的海军安全大队信号情报站建于1952年,20世纪60年代以前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站,有1000多名工作人员。这里有1座大型天线场,数套高频测向系统,包括AN/FLR-11型和AN/GRD-6型天线阵列和2座环形天线阵列。建成服役后的20年中,它作为太平洋高频测向网络控制站,控制着从冲绳到加利福尼亚的横跨太平洋的高频测向站系统。
  当前的海洋监测信息系统的架构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时存在显著区别。信息搜集系统的变化可以反映出通信技术的变革,特别是从高频电台发展到卫星通信。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的情报体制进行了大幅度改革,包括采用新的数据管理技术和安全传递技术,从而形成了更具流线型和网络化的海洋监视信息分发体系。
  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海洋监测信息系统进行了改革。舰队海洋监测信息中心和海洋监测信息站被废除,其职能转交给联合军种情报中心和联合指挥部,例如位于檀香山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联合情报中心。位于上濑谷的西太平洋舰队海洋监测中心1993年10月1日被改编为太平洋联合情报中心日本分站。日本分站与美海军安全大队的其他单位搬迁至横须贺,海军安全大队设在上濑谷的信号情报站自1995年6月1日起关闭。2005年9月,海军安全大队撤销,由海军网络战司令部信息作战指挥部取代。海军安全大队各单位划归信息作战指挥部,或者改编为信息作战分遣队。信息作战指挥部最初设在三泽和横须贺。但设在三泽的单位于2014年9月30日被撤销。
  在技术方面,海洋监测信息系统于20世纪90年代初通过基线升级项目进行了升级,在新建的联合军种中心安装了功能强大的新型计算机。随着海洋监测信息系统数据库的升级,监测情报的实时性得到了明显改进。与此同时,基线升级项目的硬件和软件被出售给日本,与三菱和日立公司制造的装备一同安装在位于横须贺的海上自卫队舰队司令部。1999年前后,基线升级项目演进开发计划付诸实施,包括采用更先进的硬件和软件,用于近实时地接收、处理和分发全源监视信息。演进开发系统安装在檀香山的太平洋联合情报中心以及横须贺的日本分站和海上自卫队舰队司令部。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海洋监测信息搜集网络的特征和组成也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位于太平洋的许多高频测向站被拆除,不仅表明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威胁已不复存在,还反映出美国海军越来越依赖于电子监视卫星,通过截获甚高频和超高频信号,对舰艇进行探测、追踪和识别。不过,美国仍然在日本保留了2座大型高频测向环形天线阵列。一座是位于三泽的AN/FLR-9型循环处理天线阵列;另一座位于冲绳汉森基地,代号“双峰骆驼”项目,该项目于2007年替换了颇具争议的AN/FRD-10型环形天线阵列。
  在卫星监视方面,美国海军多年来一直维持着海军海洋监视系统(NOSS)。该系统由部署在轨道高度50千米的低地轨道的小型卫星组成,用于探测和记录海上船舶发出的电子信号,特别是苏联的舰船和潜艇。这些卫星最初被称为“白云”、“命运三女神”和“先进命运三女神”,配置代号“古典巫师”的附属地面站。在当前在轨的近地轨道电子情报卫星中,第一颗于2001年9月8日发射,内部代号为“入侵者”,公开代号为“游骑兵”。“入侵者”卫星探测和记录陆基雷达信号及其他电子信号;“先进命运三女神”也具备该项的功能,但“入侵者”的探测系统显然更为先进。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陆军和空军的信号情报人员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该项目之中。“游骑兵”/“入侵者”还具备通信情报制图能力,能够系统地绘制全球范围内指定地区的通信信号发射器的地点。
  “入侵者”系统的地面设施包括4座代号为“冰柜”的地面站,分别位于加利福尼亚范登堡空军基地、德国、印度洋上的迪戈加西亚岛以及三泽以北约16千米。位于三泽的地面站建于1997年,最初有2座直径10.5米的雷达天线罩,第三座天线罩于2004年12月完工。到2006年左右,该地面站已经拥有5座雷达天线,其中4座用于接收“冰柜”的数据,还有1座为卫星通信天线。到了2007—2008年,这些天线全部被拆除。不过,2012年9月12日的谷歌地球图像显示,有2座新的“冰柜”天线罩在原先的地点得到恢复。
  美国海军的声纳系统中,位于北太平洋的大多数设施在20世纪90年代被关闭,因此更依赖于配备拖曳式阵列传感器系统的水声测量船。这些水声测量船能够根据作战需要,在大洋之间实施机动,并且能够为部署的部队提供战术支援。在1991—1993年间,有4艘水声测量船服役,第5艘“无暇”号(T-AGOS 23)于1998年服役。到冷战结束时,美国海军已经将部署在日本水域的所有声纳监听系统全部移交给日本海上自卫队,并安排团组驻日方的一些基地,因为其中一些声纳系统是由美日联合管理。正如前文所述,美国海军于2006年在九州与冲绳之间的水域布设了1座新的声纳传感器阵列,据推测可能与日本海上自卫队驻冲绳白滩的海洋观测站相连接。
  日本海洋监测能力评估
 
  通向日本的水下通道,目前由世界上最先进的潜艇探测系统防卫。约30座水听器阵列与部署在本州东北部东通和冲绳白滩的海岸观测站形成了多层网络,其中一些远程公海监测系统监视着日本列岛的东部和南部入口;有1座远程系统跨日本海部署,监视着日本列岛的西部;还有一些系统覆盖着日本海的北部和南部入口(例如宗谷海峡和对马海峡),以及位于北海道与本州之间的津轻海峡两端,还有位于大阪湾和濑户内海南部入口的纪伊海峡。一些近程系统监视着重要港口和入口,例如位于东京湾入口的观音崎,位于关门海峡和濑户内海西部入口的六连岛。从技术角度看,这些水听器可能是世界上最尖端的,可以与美国最新式的水听器系统相比拟。
  除了确保日本的水下通道安全外,日本和美国在过去10年里还联合建造了水下监测系统(“鱼钩”水下防线),从对马海峡和九州沿琉球群岛,经台湾进入东南亚海域。这样一来,如果中国潜艇从东海或者南海进入太平洋的广阔海域,就必然会被探测到。这意味着即使不依靠美国强大的力量和资源,仅凭日本自身的力量就能够在与中国潜艇的对抗中占据上风。
  不过,这种理论上的优势微不足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忍耐。其中一些监测设施的组件,包括电子情报/电子支援设施以及连接情报搜集站、情报分析中心和舰队指挥部的通信线路都有可能受到电子干扰。水下阵列的海岸基站及其配属的电子情报系统也存在弱点,其中大多能够被突击部队或者常规精确制导弹药轻易摧毁,更不用说核武器的巨大威力。这种弱点会导致双方冲突的升级——日本将努力在可能丧失定位与追踪能力之前,尽可能多地摧毁中国的海军力量(包括中国潜艇);中国军队将努力在可能遭受重创之前,尽可能多地摧毁日本的声纳监测系统、海岸基站和电子情报/电子支援系统。
  其中一些设施,例如位于冲绳白滩的海上自卫队海洋观测站,可能被认为将在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座观测站主要负责处理和分析沿琉球群岛部署的水下阵列搜集的数据,探测来自东海地区的潜艇动向。
  美国无法避免卷入该地区的冲突升级。除了根据《日美相互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规定的义务之外,OSIS中的重要组件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相关设施部署在相同的地点。从九州到与那国之间的“鱼钩”防线的一些环节,对于美国的战略利益和日本的防卫而言均非常重要。美国海军不可能容忍这道防线被打垮,至少会在中国潜艇穿越“鱼钩”防线、使美国本土进入其导弹射程之前,掌握这些潜艇的位置,并努力将其摧毁。而且,美国的核作战计划已经包括在一系列突发情况下对中国的目标实施“有选择的”、“有限度的”核打击,例如中日之间发生常规冲突、美国战略利益受到威胁等。该地区冲突升级的潜在危险着实令人担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