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以色列国防军无人机将走向何方

  编者按:以色列长期关注无人机研发,不但第一个尝到了无人机作战的甜头,还在世界军用无人机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在现代战争逐步转向无人作战之际,以色列空军凭借出色的无人机技术逐渐成为相关领域的佼佼者。2015年4月27日出版的英国《皇家联合军种防务研究杂志》(The RUSI Journal)刊登了著名军事专家塔米尔·莱贝尔和艾米丽·博尔特共同撰写的题为《以色列国防军无人机将走向何方》的文章。两位作者研究了以色列无人机技术的历史演变过程,深入探讨了无人机能否成为以色列军队的支柱性力量,还对未来可能遇到的障碍进行了评估。
以色列国防军无人机将走向何方
 
编译 于雪
  步入21世纪,高新技术越来越成为军事变革的关键驱动力。同时,高新技术的应用必须与新的理念、新的军队组织结构相配合,这就需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创新、试验和磨合。在这方面,经济发达且科研实力雄厚的小国具有能“像小公司一样更易管理,更加灵活,更开放并且崇尚创新”的独特优势。作为这种国家的代表,以色列既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又广泛开发和应用高新技术,不断调整军事结构,敢于应用新的军事理论。以色列官方智库认为,其发达的教育科研体系和密集的高新技术企业对新武器的研发和应用能起到良好促进作用。
  军用无人机不能完全等同于无人战斗机, 鉴于缺乏公开的有关以色列空军部署或使用无人战斗机的相关信息,本文将不对二者进行严格区分。目前尚无法证实以色列具备应用无人战斗机的能力,而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均属国家机密,受其军事保密机构监管;另一方面,以色列无人机的情况则较为透明,在20世纪最后二三十年里,以色列空军开始逐步扩大使用无人机,并引发人员配备、组织结构和理论上的一系列挑战。
  以色列民众和军政高层大都认为,空军方面对无人机的创造性使用是比较成功的,不过,这种看法正确与否还有待进一步检验。本文将概述以色列空军首个无人机中队的发展过程,继而评估以色列国防军自动化革命的前景和意义。
  以色列空军无人机中队的历史演变
 
     制度起源
  以色列空军在1969—1970年对埃及的“消耗战”中首次使用了无人机。以色列军方最初的设想是部署大批无线电遥控的模型飞机用于侦察和监视。在执行相同任务或覆盖相似地域时,这些飞行器的使用成本远低于有人喷气式飞机;但与同时期的美军不同,以色列一直认为高速性能对于进行低空战术侦察的无人机来说并无益处。因此在当时,这些无人机只是作为有人驾驶飞机的先行者,在苏伊士运河的埃及一侧收集可视情报。与有人驾驶飞机相比,无人机的使用大大缩短了照相侦察所需的时间。当时2名以军战斗机飞行员试图游说军方采购无人机并投入使用,以降低行动风险和加速情报收集;但直到对手装备了苏制地空导弹系统并导致以空军付出惨痛代价,以军总参谋部才同意采购无人机。以色列空军认为,相比航空照相侦察机,无人机不失为一种更经济的选择。从1970年起,以色列空军启动了一项研究,开始寻找合适的无人机,并先后购买了2种型号的无人机:“火蜂”和“欧石鸡”。
  这两种无人机投入使用后,被编入空军中队序列。1971年,以色列购入12架无人机(总数达到25架),组建了第1个无人机中队。“火蜂”和“欧石鸡”一直服役到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结束。以军在此次冲突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从此下定决心发展获取实时可视情报的能力。
“赎罪日战争”后,以色列国防军命令两家本土国防工业企业(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和塔迪兰)分别研发代号“侦察兵”和“驯犬”的战术侦察无人机。这2个型号都有坚固的机体和发动机,还配有高灵敏度摄像机和可靠的传输与指挥控制系统,可在适合中东地形的一定海拔高度飞行长达6个小时,覆盖面积达100平方千米。“侦察兵”在1979年首次投入使用,标志着以色列空军通过摄像机进行实时情报收集的开端。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无人机部队经受了战火洗礼;它们能够提供实时情报,帮助清除叙利亚部署在黎巴嫩的苏制地空导弹。同时,这场战争也标志着为应对无人机威胁而做出军事调整的开端。叙利亚人意识到了无人机所带来的威胁,并开始使用地空导弹、高射火炮以及预警系统来进行应对。
     发展时间轴
  直到21世纪之初的 “阿克萨群众起义”之前, 以色列虽然在军事行动中越来越多地使用无人机,但这更多地是被动适应的结果,而非受作战理论、概念以及新技术试验、运用等的影响。以色列空军在黎巴嫩的行动即可证明这一点。
     1985—2000:以色列在黎巴嫩建立“安全区”
  1985年,以色列军队撤离占领区域,并在黎巴嫩南部正式建立“安全区”。“安全区”的成功建立得益于以色列政府为其在该区的代理人——南黎巴嫩军——提供训练、情报和火力支援。为了满足这些目标,加上从1982年入侵黎巴嫩的战争中汲取的教训,以色列军队意识到了实时情报侦察的必要性。因此,以色列空军成立了一支直属无人机部队。事实证明实时情报侦察对地面部队和决策者具有巨大价值,对保护“安全区”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由于意识到实时情报侦察能力的好处,以军迅速给无人机配备了激光目标指示器。截至1992年,无人机已能够识别黎巴嫩真主党的战斗机,并能引导直升机进行攻击。同年,直属无人机部队开始练习定位地面移动目标。该训练着重解决一些复杂的技术难题,包括定位的角度和持续性,以及战斗机、武装直升机和地面指挥所之间的通信联系。训练后的首次实战是于1992年对黎巴嫩真主党秘书长阿巴斯·穆萨维发动的空袭暗杀行动。这是科技驱动的空中定点清除战术的前身,特别是在“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中被广泛使用。在袭击穆萨维时,无人机获取的实时情报被用来引导“阿帕奇”直升机的进攻,所收集的数据则被用来评估攻击的效果。
  以色列空军专家进行的一些战争研究——如20世纪90年代的海湾战争和巴尔干战争,也体现了以色列军方已越来越认可将无人机作为空中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促使以色列军方决定在其装备编制内增加无人机数量,并授权空军负责操作。而在此之前,以色列空军与军方情报部门均有权操作无人机,且各自独立。
     2000—2007:“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
     “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爆发,使以色列对无人机的需求骤增。操作员通常需要执行持续数日的空中打击任务。在“防卫盾牌行动”中,无人机操作员和地面部队之间的配合得到加强,以色列国防军还控制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城。以色列空军对这种作战方式给予了充分肯定。
其结果是,在这场战争的头5年,无人机中队在以色列空军中表现最为活跃。在此期间,随着以色列占领的人口稠密地区对实时情报的需求不断增加,以色列空军研发采购了一批新型无人机,增加了操作员数量,从而进一步提高了情报侦察能力。
  以色列安全和外交部门逐渐意识到,无人机的贡献已不再仅局限于军事侦察领域,其拍摄的视频也可作为一种重要的外交和舆论工具。如在2014年的“护刃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新闻宣传部将无人机拍摄到的哈马斯分子上传到视频网站YouTube上,旨在树立以色列的正面国际形象;此外,无人机还可记录、储存和检索视觉情报,为全方位情报分析提供宝贵数据。
  尽管以色列空军领导层对无人机所取得的成绩感到很满意,但在2005年之前,他们都不承认无人机是一种战争形式或战术手段上的革新;即使是向无人平台分配少量核心任务,在当时也遭到拒绝。因此,彼时并没有一个“战争理论”来指导如何在战争中更充分地发挥这些无人机的作用。丹·哈鲁兹在2000—2007年间先后担任以色列空军司令和国防军总参谋长,他并不认为在未来15年里,无人机将取代有人驾驶飞机,甚至也不会成为武装力量的核心组成部分。尽管领导层中存在这样保守的态度,以色列空军仍然努力挖掘直升机、固定翼飞机和无人机之间的协同战术,并积累了大量经验。这种协同战术在后来的战斗中得到了进一步完善。
  虽然以色列空军认为无人机与其他飞行器相比区别不大,但“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使他们注意到其他安全部门在对待无人机态度上的转变,并随后向当局施加压力,要求转变理念,改革军事组织结构。
  以色列国防部最先对扩大发展无人机技术及其出口潜力产生了兴趣。早在2002年,就在其内部成立了无人机局,以支持相关研发工作和采购事宜。以色列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是无人机的主要用户之一,同时也对无人机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该机构负责人尤瓦尔·迪斯金认为,无人机和该机构的作战单位之间的紧密配合几乎是史无前例的。他表示,正是因为这种密切的合作关系,“辛贝特”才逐渐理解无人机的重要性。前以色列空军司令埃利泽·施克迪也曾于2007年表示,无人机分队、特种作战部队和“辛贝特”之间的合作为打击恐怖主义创造了良机。
     2006.7-2006.8:第二次黎巴嫩战争
  2006年7月12日,黎巴嫩真主党对以色列国防军发动越境袭击,先后击毙8人,绑架2人,从而引发了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在战争期间,无人机为以色列在黎巴嫩的地面部队提供了大量实时情报。据戈兰旅指挥官塔米尔·雅戴上校表示,之前在加沙地带操作无人机积累的经验在此次战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无人机部队还参与了定点清除真主党火箭发射器的任务。然而,与“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相比,这次冲突更为激烈,加上国防军和无人机部队事先缺乏准备,对此类冲突也从未进行演习,因此没有很好地发挥无人机的潜力,无人机在作战上的创新仅局限于对目标实施打击。如2007年,以空军使用无人机完成了精确空袭任务;武装无人机和特种部队配合,成功定位并攻击了高价值的快速机动目标。
     2008.12-2009.1:“铸铅”行动
  由于哈马斯拒绝延长停火期限,以色列于2008年12月26日发动了“铸铅”行动。无人机在此次行动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其所搭载的传感器集雷达探测、光电跟踪、红外成像和激光目标指示等功能于一体,能够精确绘制加沙地带的地形图,还能为地面部队提供情报信息。此次行动中,无人机累计工作了数千小时。
     以军在此次行动中首次大规模使用无人机。其中,最大起飞重量达4650千克的“苍鹭TP”(以空军称为“埃坦”)型无人机由以色列空军和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联合研制,滞空时间长达36小时,可携带1000千克的任务载荷。无人机与地面部队协同,并为其提供实时情报,从而使陆军指挥官能够感知战场整体态势。鉴于无人机在历次行动中对情报搜集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以色列军方决定大批量采购无人机。2010年12月20日,以色列空军组建了1个新的“埃坦”无人机中队。
     2012.12:“防御支柱”行动
  “防御支柱”行动于2012年11月在加沙地带展开。在为期8天的时间里,以色列频繁使用无人机对加沙密集的街区进行监视,实时搜索地面目标。在一次由“赫耳墨斯”450型无人机发动的空袭中,以军共获得了1500个地点的坐标信息,其中包括哈马斯头目艾哈迈德·贾巴里家的坐标。“防御支柱”行动意义非凡,无人机在此次行动中扮演了进攻性角色,减少了对地面部队的依赖,也很好地证明了其在以色列国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人才培养和结构调整
     “第二次阿克萨群众起义”是一个重要转折点,标志着无人机从单纯的“军事技术创新” 一跃成为“重大军事变革”。在此期间,无人机部队率先探索了结构、规则和组织方面的革新,并将影响扩散到整个空军。此外,这次冲突也让“辛贝特”变成了无人机的忠实拥趸。
  以色列空军于2002年设立了无人机学院,旨在培养更多无人机领域的专业人才。在此之前,各无人机中队仅对操作人员进行临时性的短期在职培训;如今,很多无人机操作员已在该学院接受培训,被授予毕业证书和相关操作资质。截至2012年,该学院已培养21届毕业生。无人机学院不仅仅是一所规范化的培训机构,更是联结各无人机中队的纽带。与以专业技能、价值观和团队精神培养飞行员的以色列空军学院类似,无人机学院也有属于自己的认同感、专业知识、工作态度和团队精神。
     无人机学院还不断发展和尝试各种特色课程,这不仅反映了其在不断满足学生对知识和技能的需求上所做的努力,也是给学生灌输认同感的最好方式。因此,无人机学院于2012年8月开始让学员在该国占领区进行实习,目的是把未来的无人机操作员培养成熟悉各种地面行动的普通士兵,让他们积累实战经验,从而提高无人机和地面部队的协同效率。          此后,无人机学院很快成为了以色列空军创造无人机应用模式和传授专业技术的最高学府。借助实战化训练和全新的教学理念,无人机中队的战斗力大幅提升。同时,随着越来越多无人机学院毕业生的服役和晋升,以色列空军的组织结构也有了一定的改变。如2012年,首次有非飞行员出身的无人机操作员被任命为无人机中队指挥官。
 
  以色列国防军进行无人化军事革命的前景
  20世纪70年代以来,高新技术开始成为世界军事革命的最大助推器。到20世纪90年代,获取并确保技术优势成为了以色列国家安全理念的核心。1967年爆发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军队使用的武器与阿拉伯国家相比并未形成代差,唯一的决定性优势是其拥有一支高素质的武装力量。以色列领土狭小的先天不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优势,可以迅速召集科研人员并汇合全国范围内的资源,从而有利于进行创新;但另一方面,以色列国防军不愿冒风险斥巨资进行技术革新,即便愿意,也是在第三方即美国提供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进行的。否则,以色列宁愿对一些相对成熟的技术进行改进,等待利用其他国家的技术创新成果。
  以色列空军在无人机研发和使用上取得的成功使海军和陆军也开始重视无人系统,以期减少可能的人员伤亡。以色列国防军武器研发和技术装备局机器人处处长科洛内尔·加比中校在2013年5月表示,无人系统正和其他武器系统一起运作,如当国防军在城镇地区进行部署时,无人地面系统可以承担侦察、排爆、清障、运输等重要任务。
  然而,要想使无人系统不再局限于辅助性角色,而是发挥主导作用,甚至让以色列国防军围绕其进行重组,前景并不乐观。以色列空军在无人机能力创新基础上所提出的每个理论,都需要一些飞行员离开所在的空军中队,转为地面操作。空军高层虽然反复强调无人机的重要性,但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发放预算,反而购买了2个中队的F-35战斗机,无人机地位上升的计划也随之泡汤。
  以色列国防军在这方面也采取了相同做法。加比中校承认,到目前为止,以色列军事机构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些新兴科技的潜力。正如总部位于特拉维夫的“辛贝特”于2013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所表明的那样:“以色列当局始终没有意识到无人机的潜力。当下急需制定一个纲领性和刺激性政策,推动国防军在这个广泛使用无人机的时代做出应有的改变。”
     短期来看,以色列国防军建立无人化武装部队的可能性不大;但从长远来看,这似乎是维护以色列安全的唯一出路。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过去40年里,以色列达到兵役年龄的高中毕业生人数在不断下降。另据估计,未来10年,以色列每批年满18岁的男性中,符合兵役条件的比例将降至50% 以下,而能够被动员的男性比例更低;与此同时,周边阿拉伯国家的人口数量却在激增,其中一些国家已经装备了与以色列数量相当甚至更多的美制武器。高科技产业既是以色列唯一的绝对优势,也是该国无人机制造业的基础。与周边国家相比,以色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都会面临人员和装备在数量上的不对称,对该国而言,或许把技术上的潜力转化为切实的战斗力是应对这种不对称的唯一途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