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朝鲜六次核试推高半岛失控破局风险

  2017年9月3日11时30分,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进行了第6次核试验,震惊世界。朝核武器研究所发布声明称,朝成功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弹头所需氢弹试验。根据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向媒体通报的数据,朝此次核试验爆炸当量高达16万吨,威力是投放到广岛原子弹的10倍,是迄今为止朝威力最大的一次核试验。针对朝突然核试,韩联合参谋本部发布声明称,韩美两军将以行动作出应对,并警告朝方要为此后的一切后果承担责任。美韩紧急磋商强力军事应对方案,韩请求美在半岛定期部署航母、核潜艇等战略武器,并决定正式部署剩余4辆“萨德”系统发射车,完成整套“萨德”系统在韩临时部署。朝再次核试引发连锁反应,半岛军事对峙加剧,紧张局势骤然升级。
  
朝鲜频繁核试射导,加速核导结合,全力冲刺对美战略威慑能力
  
  2016年朝鲜的核导试验一改过去10年的平稳递进,突然进入狂飙突进模式。这一年,朝鲜2次核试、1次射星、23次射导,规模空前。美韩强势回应,朴槿惠政府决定部署“萨德”系统,美战略武器频繁入韩,南北对话全面中断,军事对峙严重加剧。半岛局势长期保持的紧缓交替格局亦被改变,紧张局势螺旋上升,引发第3次朝核危机。
  进入2017年,半岛局势依旧保持高位运行。朝鲜核导计划接续发力,并以大幅超出外界预期的速度高速发展。2016年,朝曾进行8次“火星-10”中远程弹道导弹试射,仅成功1次,令外界质疑朝中远程弹道导弹可能存在严重技术问题。今年5月14日,朝首次成功试射“火星-12” 中远程弹道导弹。试射以高弹道方式进行,最大弹道高度2111.5千米,飞行距离787千米,均明显超出去年6月22日首次成功试射“火星-10”导弹的技术参数。美日韩分析认为,该型导弹最大射程达4500千米,可对关岛构成直接威胁。8月29日,朝再次试射“火星-12”导弹,此次试射系朝首次以正常弹道试射中远程弹道导弹,导弹飞越日本北海道上空落入北太平洋。此前朝鲜向日本海方向试射中远程弹道导弹均以高弹道方式进行,目的是避免引发日本的强烈反应甚至拦截。这是近年来朝鲜弹道导弹首次飞越日本上空,日本立即作出强烈反应。日首相安倍晋三严厉斥责朝导弹飞越日上空为“暴行”,是从未有过的深刻重大的威胁。朝两次成功试射“火星-12” 中远程弹道导弹并威胁齐射4枚该型导弹对关岛进行“包围射击”,显示出朝对“火星-12” 导弹性能的高度自信。同时也表明,朝中远程弹道导弹在历经多次失败后已突破技术瓶颈,并拥有较好的稳定性。
  7月4日和7月28日,朝在一个月内连续两次成功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令美韩大吃一惊,此前美韩专家均认为朝最快要到2020年才能研发出洲际弹道导弹。一个明显的例子是,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宣布朝洲际弹道导弹试射进入收尾阶段后,特朗普迅速在推特回应称“朝鲜不可能做得到”。朝鲜成功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后,美国防情报局承认此前严重低估朝鲜导弹进展,并重新评估认为朝鲜最快将于2018年实战部署搭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美专家分析认为,“火星-14” 洲际弹道导弹最大射程可达10000千米左右,洛杉矶已在其射程之内。美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甚至坦言,朝鲜导弹发展突飞猛进,朝鲜已成为继美国、俄罗斯和中国等之后第5个拥有洲际弹道导弹的国家。
  
美国结束战略忍耐政策,开始极限施压,不断强化对朝高压制裁
 
  特朗普上台后,美新政府对朝核问题严重性和紧迫性有了新的认识,将应对朝核威胁定为“第一要务”。4月26日,特朗普政府罕见地在白宫向全体参议员通报说明对朝政策。美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和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会后发布联合声明称,朝核问题是美国紧迫的国家安全威胁,也是美外交政策的首要重点,面对朝核进展一日千里,特朗普政府宣布结束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战略忍耐”政策,重新制定了“极限施压与介入”对朝政策,并多次公开表示“为解决朝核问题,所有选项都已摆上桌面”,展现了以军事行动为最后手段,以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为主要手段的对朝强硬立场。
  军事威慑方面
  一是加强亚太军力部署,出动F-35B入韩对朝威慑。年初,美海军陆战队10架F-35B型隐身战机由美本土部署至日本岩国基地,实施该型战斗机的首次海外部署。年内,该型机入韩参加了美韩“关键决心/鹞鹰”联合军演,首次与B-1B型轰炸机组成联合编队入韩实施针对朝重要设施的精确打击训练。今年的“关键决心/鹞鹰”联合军演规模创历史之最,美“卡尔·文森”号航母、“哥伦布”号核潜艇、B-1B型战略轰炸机等战略武器密集入韩参演。特别是美海军“卡尔·文森”号航母年内2次入韩,并罕见地和“里根”号航母在日本海进行双航母演练,对朝进行高强度、大规模军事施压。此外,今年的“关键决心/鹞鹰”联合军演中,美军特种部队大规模赴韩参演,特别是执行“斩首”作战任务的海豹突击队赴韩,对朝形成强烈刺激。
  二是在半岛域外实施军事打击,震慑朝鲜。4月7日,美军舰突然发射59枚“战斧”巡航导弹对叙利亚政府军在霍姆斯省的沙伊拉特空军基地进行精确打击。4月13日,美军在阿富汗首次使用被称为“炸弹之母”的“GBU-43B”大型空爆炸弹轰炸“伊斯兰国”组织目标。美对叙进行闪电打击后,美副总统彭斯在访韩时声称,朝鲜应从美国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中看到美国新总统的力量和抵抗能力。言外之意是,美在“必要时”有能力复制对叙用兵模式对朝实施外科手术式军事打击。
  三是组织高难导弹拦截试验,展示美强大防御能力。5月30日,美首次成功进行洲际弹道导弹拦截试验,美国防部官员在宣布将进行该试验时明确宣称是为了应对朝核导弹威胁。此次试验对美导弹防御系统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美导弹防御局长叙林称赞此次试验成功是难以置信的成果。7月,美成功进行2次“萨德”系统拦截中程弹道导弹试验。在美方看来,试验既向朝展示了“萨德”系统强大的防御能力,又起到了给韩吃定心丸,提高“萨德”入韩技术话语权的效果。
经济封锁方面
5月4日,美众议院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对朝封锁和现代化制裁法案》,该法案除禁止对朝出口原油及石油制品,禁止雇佣朝劳工,禁止朝船舶航行,切断朝线上商品交易及赌博网站等内容外,还将与朝存在贸易往来的外国人、外国企业列为可制裁的对象。今年以来,美财政部4次因朝核问题对第三国企业实施“次级制裁”。朝进行第6次核试后,特朗普甚至宣称美国考虑停止任何同朝鲜做生意国家的所有贸易。  
  政治孤立方面
  特朗普政府积极开展穿梭外交,渲染朝核威胁快速发展已从单纯对美日韩的威胁拓展到对包括中俄在内的全世界的威胁,呼吁各国对朝进行政治孤立。特朗普4月24日在白宫设午宴招待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时强调,朝核计划是全世界的现实威胁。美白宫发言人在朝首次成功试射“火星-12”导弹后发表声明称,美方认为,朝鲜的行为不仅对美国的盟友构成威胁,也正在威胁俄罗斯和中国。美国务卿蒂勒森在朝核问题联合国安理会部长级会上呼吁各国降低与朝鲜的外交关系。美副总统彭斯访问智利时呼吁智利、巴西、墨西哥和秘鲁等拉美国家与朝鲜断交。美穿梭外交努力似乎有所成效,在朝进行第6次核试后,墨西哥、秘鲁相继宣布驱逐朝鲜大使。此外,美重新推动将朝指定为支恐国、发布禁止美国公民前往朝鲜旅游禁令,采取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举措,强化对朝政治施压。
  
  韩危机感加剧,对朝政策右转,加紧提升弹道导弹能力
  
  今年5月,被朝称为民主改革势力的文在寅政府上台。文在寅自称“对话主义者”,就任伊始即展现出积极的对话姿态,将对朝政策由朴槿惠时期的“全面施压”变更为“对话与制裁并行”,重新放开韩民间团体与朝接触,试图以恢复民间交流为突破口重启朝韩政治对话。7月6日,文在寅在柏林发表“半岛和平构想”,主动提议举行南北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谈,并称愿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随时准备进行南北首脑会谈。然而对文在寅抛出的橄榄枝,朝鲜并未接受。朝不仅未回应韩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谈提议,甚至连“老朋友”——韩现代集团访朝申请也未批准,而是一门心思全力以赴推进核导计划。朝鲜声称,朝采取措施加强自卫力量不会因韩政权更迭而中断或放慢速度,半岛核问题完全是朝美之间要解决的事,韩政府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并指责文在寅政府的对朝双轨政策与前李明博、朴槿惠保守政权并无本质差别,是对朝政治挑衅。
  文在寅政府成立4个多月以来,朝先后9次射导并进行第6次核试,严重打击韩新政府谋求与朝对话的愿望,韩对朝政策被迫逐渐右转。文在寅就任之初曾表示,若朝不再发起新的核导挑衅,韩愿意无条件与朝进行对话。但面对朝核能力的迅猛发展,文在寅对朝立场逐渐趋于强硬,声称需对朝进行最大限度的制裁和施压,以最高强度手段惩戒朝鲜。文在寅还将韩国对朝核导弹问题的红线明确为“朝鲜完成开发部署搭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在会见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时,文在寅表示,一旦朝越过红线,没人知道韩美将如何反制,这是文在寅就任韩总统后所做的最强硬对朝表态。在“萨德”入韩问题上,文在寅刚上台时曾对剩余4辆“萨德”发射车秘密入韩表示震惊并指示彻查。但在朝二度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后,文在寅主持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指示部署剩余4辆“萨德”发射车,在“萨德”政策方面已与前朴槿惠政府趋同。
  面对朝导能力快速升级,韩军决定“以导制导”,进一步提升弹道导弹能力。今年3月和6月,韩2次成功试射射程800千米的“玄武-2C”弹道导弹,并宣布再进行2次试射后将实战部署该型导弹。朝首次成功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次日,韩美实施了联合射导训练,韩军还大量公开“玄武-2A”、“玄武-2C”等各型弹道弹道发射影像,向朝展示韩军“以导制导”决心。朝实施第6次核试后,韩空军和陆军实施了模拟精确打击丰溪里核试验场的联合射导训练,展示韩军对朝重要目标的精确打击能力。为进一步提升韩军弹道导弹能力,韩美商定解除了《韩美导弹指针》对韩军导弹弹头重量的限制。韩媒报道称,韩美正研究将韩军弹道导弹的弹头重量扩大到最大2吨的方案,弹头重量限制解除后,韩军将可研发攻击朝军地下军事设施的超强威力导弹,增强对朝威慑。
  
  国际制裁不断加重,朝核僵局难解,半岛局势面临轮番升级危局
  
  今年以来,朝不断推进核导计划,加快核导结合,在固体燃料、大功率火箭发动机、中远程和洲际弹道导弹机动发射等方面不断取得重大进展,进一步接近获得远程核打击能力,逼近美韩红线。与此同时,朝反复强调,只要美国对朝鲜的敌视政策与核威胁不从根源上解决,朝绝不就朝核导问题进行谈判,在加强核力量道路上寸步不让。另一方面,美韩对朝极限施压,不顾中俄反对,一意孤行在韩部署“萨德”系统,破坏地区战略平衡,令朝核问题更趋复杂化。朝美互不相让,角力日益升级,朝核问题几近成为死结。
  为遏阻朝核导发展,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联合国安理会今年已连续通过第2356号、2371号、2375号3个对朝制裁决议并时隔5年再次发表针对朝鲜的主席声明,力度前所未有,彰显了国际社会在半岛无核化问题上的坚定意志。特别是最新通过的第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首次开始对被视为国家运转“生命线”的石油设置限额。韩外交部分析称,新制裁决议将使国际社会对朝成品油出口减少55%,油品总量出口减少30%。另外,第2371号和2375号对朝制裁决制定的组合措施还全面禁止朝煤、铁、铁矿石、铅、铅矿石、水海产品、纺织品出口,将致朝出口额锐减一半以上。在国际社会持续加重的制裁下,朝将面临史无前例的巨大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制裁决议通过前后,朝外务省先后表示,朝已做好了不惜使用任何最后手段的准备;朝将进一步加快步伐,巩固力量,与美保持实际上的平衡。表明了朝在高压制裁下绝不妥协,坚持核导路线的立场。目前来看,朝拥核决心仍坚定不移,且朝一贯奉行“以超强硬对强硬”方针,为抗议安理会制裁,不排除近期朝继续推进核导计划,全力突破最后技术瓶颈,进一步完善核武装的可能。而一旦朝违反安理会决议,继续实施核导试验,势必导致国际社会更严厉的制裁并增加与美正面冲突的风险,危若累卵的半岛局势将面临失控破局的危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