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独狼”式恐怖主义及相关反恐情报研究

  2010年2月,时任美国中情局局长的莱昂·帕内塔就指出“独狼”式(lone wolf)恐怖袭击是美国应该主要关注的国家威胁。2011年7月22日发生在挪威奥斯陆和于特岛残忍的恐怖袭击造成了77人遇难,这使得反恐官员们开始更多关注“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威胁。而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则使得反恐工作进一步聚焦“独狼”式恐袭。美国国家安全专家们认为最难对付的恐怖主义分子是那些单独行动的恐怖分子。可见针对“独狼”式恐怖主义的反恐研究,特别是反恐情报研究,对于国家安全尤为重要。
  
  何为“独狼”式恐怖主义
  
  “独狼”式恐怖主义并不是一种新的现象,类似的恐怖主义现象在19世纪的无政府主义中就存在。“独狼”一词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由白人至上主义者汤姆·梅茨格和亚历克斯·柯蒂斯提出并流行起来的。提出该词的目的是鼓励其他白人至上主义分子在进行暴力活动时独自行动,以确保战术安全。随后“独狼”式恐怖主义行为也开始逐渐流行起来。描述类似暴力行为的术语包括:“无领袖抵抗”(leaderless resistance)、“个人恐怖主义”(individual terrorism)和“自由恐怖主义”(freelance terrorism)。
  有的学者把“独狼”定义为“一个自由行动的人,他(她)不接受来自任何机构的命令,甚至同任何机构都没有联系。”他们进一步解释称,“独狼是一个单独行事的人,他(她)本质是融入目标社会中的,而且可以在任何时候自我启动”。但这种对“独狼”的定义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独狼”在意识形态领域可能会与其他机构有某种联系,有时是个人联系,有时则通过网络中有启发性的内容取得联系。
  罗蒙·史巴依在《理解“独狼”式恐怖主义:全球模式,动机和预防》一书中指出,“独狼”式恐怖主义是由单独的个人实施的攻击,他们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不受任何等级体系的直接影响,他们进行袭击的战术方法、计划和实施过程不受任何指挥或控制。英国智库皇家联合服务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潘图奇认为:“‘独狼’式恐怖分子这一术语是指由于个人原因或者他们认为自己属于某种意识形态而独自追求伊斯兰恐怖主义目标的个人”。
  可以看出,虽然“独狼”式恐怖主义是一个“有争议的政治概念,学术界就此术语的定义还未能达成一致”,但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独狼”主要指的是那些单独实施恐怖袭击的个人,他们进行恐怖袭击可能出于政治、宗教、意识形态等原因;在组织结构上,他们不隶属于任何恐怖组织,在实施恐怖袭击的过程中,也不受任何组织的指挥与控制。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出于经济利益或者报复,个人进行的暴力活动不属于“独狼”式恐怖主义,这属于刑事案件。
  
  “独狼”式恐怖袭击的种类 
  
  按照进行恐怖袭击的原因,“独狼”式恐怖主义可以大致分为4类:第1类为非宗教类。这类恐怖分子出于政治、伦理或者分裂主义的原因进行“独狼”式恐怖袭击。例如1995年,蒂莫西·麦克维在俄克拉荷马市实施的恐怖行动造成168人死亡。他是为了报复美国政府2年前对位于德克萨斯州韦科市的1栋建筑物的突袭,该突袭造成80人死亡。虽然在实施袭击的过程中,另外一个人特里·尼克尔斯帮助制造了炸弹,但是麦克维基本上是独自行事。
  第2类为宗教类。这类恐怖分子以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或者其他信仰的名义实施恐怖活动。例如美国陆军少校纳达尔·马里克·哈桑,他于2009年11月5日在胡德堡美国军事基地对其他士兵进行扫射,造成13人死亡,30多人受伤。由美国联邦调查局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他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然而由于他信奉伊斯兰教,他的行为受到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赞扬。例如,在胡德堡枪击案发生后,绰号为“网络上的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成员安瓦尔·奥拉基就这样表扬哈桑的行为:“纳达尔·哈桑是一个英雄,一个有良心的人,作为一个穆斯林的信仰者,他无法为打击自己兄弟的部队服务。”但是这些表扬并不能说明哈桑是受到了他们的指挥和控制,事实上,哈桑所有的行为都是自己独立进行的。
  第3类为单一事项类。这类恐怖分子是以一些具体事项为借口实施恐怖活动的,如堕胎、动物权利或者环境等。此类“独狼”式恐怖分子包括埃里克·鲁道夫,他是一名反堕胎武装分子,于1996年7月27日在亚特兰大奥运公园引爆1枚炸弹,造成2人死亡,100多人受伤,随后他又炸毁了1个堕胎诊所。另外1个例子就是自称为环境保护主义者和动物权利激进主义者的荷兰“独狼”式恐怖主义分子范徳赫拉夫,他于2002年5月6日暗杀了1名支持貂养殖业的荷兰政客。
  第4类为特异类。这类“独狼”式恐怖分子主要是因个人邪恶目的而进行恐怖活动。此类“独狼”非常独特,因为除了他们进行恐怖活动的狂热之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的特异类恐怖主义组织。虽然特异类“独狼”可能会以某种名义而进行恐怖袭击,但是他们袭击的原因通常都是无理的,并且通常都有严重的性格或者心理问题。美国恐怖分子希尔多·卡辛斯基就属于这类,他在18年内制造了16起包裹和信件爆炸案,总共造成3人死亡23人受伤。他反对工业革命社会,实际上他是1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狂热分子。另外1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独狼”式恐怖分子穆哈仁·科博格维奇于1974年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引爆了1枚炸弹,造成3人死亡,35人受伤。他要求废除所有有关移民和加入国籍的法律。
 
  “独狼”式恐怖袭击的特点
  
  与传统的恐怖主义相比,“独狼”式恐怖主义有其独有的特点。通过对多起“独狼”式恐怖袭击案件进行梳理和分析,总结出以下几点:
单独实施恐怖活动,恐怖袭击随意性大,难以预防
  “独狼”式恐怖分子独自进行袭击准备,独自实施恐怖袭击,他们不同任何人联系,也不受任何组织指挥或领导。进行恐怖袭击的时间选择也比较随意。因此,对于这样的恐怖活动很难用传统的监听或者渗透的方式进行预防和打击,因此反恐情报工作异常困难。
袭击手段和武器多样,给民众造成的恐慌程度高
  “独狼”式恐怖分子实施恐怖袭击的手段和武器多样,而且这些武器非常容易获得。可能是通过网络学习而自制的炸弹,可能是刀,也可能是合法持有的枪支(例如在美国)。而且在进行目标选择时也很随意,既可能在人口密集的地方,也可能在人口稀少的地方。它的这种特性也给反恐工作造成了极大的挑战,使民众非常恐慌。虽然现有数据显示,“独狼”式恐怖分子只占到所有恐怖袭击中很少的一部分,但这些恐怖分子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却很大。
“独狼”式恐怖分子大多比较孤僻,有心理问题或者无法融入社会
  尽管“独狼”式恐怖分子的背景不同、进行恐怖袭击的目的也差异很大,但是他们还是存在一些共性。“独狼”式恐怖分子大多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与其他人相处不好,所以比较孤僻,甚至有些会选择独居。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希尔多·卡辛斯基,他独自居住在深山中,几乎同外部世界没有直接联系,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真的就与世隔绝了。事实上,他们大多会通过网络了解各种信息,例如如何制造炸弹。甚至很多还通过媒体和网络散布自己的观点和声明。例如卡辛斯基就通过给当地报社写信来发表自己的声明。随着网络的流行,有些“独狼”式恐怖分子在社交网络中有自己的账户,而且通过“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这样的社交网络发表自己的看法。此外,这些恐怖分子大部分虽然从病理学上看没有什么心理疾病,但是他们大多都有心理问题或者与社会格格不入。
 
  阻止“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反恐情报工作
  
     虽然“独狼”式恐怖分子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很难预防,但并不是说他们的计划和准备活动就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加强反恐情报工作,减少此类恐怖袭击的发生。
加强网络监控
  “独狼”式恐怖分子在现实社会中是独自行事,但在网络上却会非常积极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例如,他们会在相关的论坛踊跃发言,有些会在社交网站上宣传自己的想法甚至宣布自己的袭击计划。例如造成168人死亡的挪威恐怖袭击事件的制造者安德斯·布雷维克就在网络上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波士顿爆炸案的制造者察尔纳耶夫也在他的Youtube账户上上传了1则极端主义分子的视频。美国“独狼”式恐怖主义研究专家塞奇曼认为,大部分“独狼”都是在线论坛的活跃分子,特别是那些计划实施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因此,网络监控对于获取有关“独狼”式恐怖分子的情报,进一步防止“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发生就非常重要。
此外,与任何其他恐怖袭击一样,“独狼”式恐怖袭击也必须完成整个袭击流程才能“成功”实施恐怖活动。因为要独自进行恐怖袭击,所以他(她)必须独自完成整个流程中的每个步骤,这就意味着“在计划实施袭击的过程中,他(她)在几个不同的环节都是脆弱的”。由于他们缺乏准备和实施恐怖袭击的知识和资源,因此他们要借助网络进行学习(如学习如何制造炸弹),而且他们可能通过网络购买用来制作炸弹的原材料。他们这样做时,都会在网络上留下蛛丝马迹,这就使反恐情报人员进行追踪成为可能。  加强网络监控是防止“独狼”式恐怖袭击非常重要的手段,不过,网络上的信息繁杂,很难把那些只发表一些激进言论而并不会实施恐怖活动的人与那些真正想要进行“独狼”式恐怖袭击的人区分开来。这就要求反恐情报人员能够充分利用网络监控技术和大数据的优势,提高情报分析方法和计算机分析方法,甄别潜在的“独狼”式恐怖分子。
共享反恐情报
     情报共享是能够成功反恐的关键方面,美国没能成功阻止“9·11”恐怖事件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各个情报部门没有充分共享情报。对于“独狼”式恐怖分子的反恐情报而言,不同情报部门和机构之间,尤其是情报部门和执法部门之间的情报共享非常重要。国家层面的情报部门应该和地方执法部门共享反恐情报,这样才能更好的进行包括“独狼”式恐怖袭击在内的反恐工作。这方面的1个反面例子就是2013年发生在美国波士顿的马拉松爆炸案。2011年1月,应俄罗斯要求,美国联邦调查局曾经对察尔纳耶夫进行过审问。这次审问并没有证明他有可能构成恐怖威胁。不过,联邦调查局应该把此事通报波士顿警察局,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如果波士顿警察局知道联邦调查局曾经审问过察尔纳耶夫,那么在调查2011年9月12日察尔纳耶夫的1个同事和另外2人被残忍谋杀的案件时,波士顿警察局就会把他列为嫌疑对象,就会对他进行更多的调查甚至是监控。此外,2012年上半年,察尔纳耶夫在俄罗斯呆了6个月,去过极端主义分子的温床地区——车臣。如果波士顿警察局知道联邦调查局对察尔纳耶夫感兴趣的话,他们就会更加关注他的俄罗斯之行。再加上其他的一些迹象,防止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的几率就会高很多。
     加强国际合作
  恐怖主义不只是某一个国家的事情,而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其全球化的趋势已经使得反恐情报的国际合作变得愈来愈重要。虽然“独狼”式恐怖主义分子不需要像传统的恐怖组织那样在组织结构、指挥控制、资金运用等方面进行国际合作,但不同国家的情报机构都能掌握不同的情报信息,针对“独狼”式恐怖活动的反恐情报工作都有不同的经验和技术,国家间进行合作,交流共享这些情报信息、经验和技术,对于“独狼”式反恐情报而言有着巨大的作用。这就需要加大双边和多边合作力度,充分发挥情报交流的作用。也可以依托联合国,建立专门针对“独狼”式恐怖主义的反恐情报融合机构。
 
  结 语
  
  近些年来,“独狼”式恐怖袭击的影响愈来愈大。由于“独狼”式恐怖主义的独特性,使得反恐工作举步维艰。但如果能够认识到这类恐怖主义的特点,并针对这些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反恐工作,此类恐怖主义并不是无懈可击的。在“独狼”开始实施恐怖活动之前就能够识别他们,抓捕他们,减少“独狼”式恐怖活动对人民生活和工作造成的威胁,是对反恐情报人员的要求。
近几年发生在我国的恐怖活动明显增多,随着我国打击这种有组织的恐怖活动力度的加强,不能保证这些恐怖分子不会转化为“独狼”式恐怖分子,所以我们应该尽早加强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做到未雨绸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