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俄罗斯面临的18种安全威胁

  编者按:俄联邦武装力量面临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对那些不仅拥有技术优势,而且拥有高精度常规战略武器的敌对国家实施战略遏制。近年来,世界上出现了巨大的地缘政治断层,形成了全新的力量格局,威胁的性质以及对抗威胁的方式发生巨大改变,因此亟需采取新的立场进行国防建设和保障国家安全。科学而又理据充分地制定国家军事技术政策,确定武器、军事技术和特种装备的发展前景,在当前条件下,变得尤为重要。而目前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正确评估现实威胁、并对眼下和未来主要威胁加以预测。俄罗斯军科院院士、军事学博士、教授尤里·伯德格尔雷赫在《军工信使》周刊撰文,详细列举了俄罗斯及其盟国所面临军事威胁的来源和危害程度,但未对各种军事威胁内容和发展趋势进一步探讨。
 
  国家和军事安全到底面临哪些威胁?如何评估这些威胁?《2020年前俄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以下简称《战略》)中对个别威胁给予了界定:一些西方大国在制定政策时致力在军事领域,首先是在战略核力量方面取得绝对优势。强调发展高精度武器、信息武器和其他高技术武器;发展非核战略武器;单方面发展全球反导防御系统;实施近地宇宙空间军事化等,这些政策都有可能导致新一轮军备竞赛。除此之外还不断扩散核、化、生技术,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部件及运送设备)。在《战略》里俄罗斯将这一切称之为“军事安全威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甚明晰、不太具体、但仍“对俄及其盟国的军事安全状况造成负面影响”的因素。
  《俄联邦军事学说》(2014版)从另一角度明确了内外危险和威胁,其中所列举的外部军事危险要多于军事威胁,但并非所有的危险都会转变成军事威胁,因此必须明确,哪些能变成威胁,而哪些不会。例如,对俄罗斯联邦及其盟友的领土觊觎、干涉其内部事务的军事危险是否会演变成军事威胁?其答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军事技术政策的内容。
  再比如争夺能源(包括水资源)的斗争,近年来愈演愈烈,这是危险,亦或是威胁?仅局限于经济方面吗?很有可能这种斗争将持续到2020年以后,且距现在并不遥远。即使是面对重要国家文件,也存在不同解读。所以许多军事、非军事专家和政治家试图从各自的视角对国家、军事安全的现实威胁做出自己的判断。
  
四面楚歌话“威胁”
 
  人们经常谈及的军事危险要通过军事威胁来分析,也就是说“潜在的军事危险可以通过某个国家(国家联盟)在应对其他国家发动进攻时的战备等级来评估”。
  国家安全威胁可以定义为:给国家造成损失的可能征候,损失的内容和严重程度均不确定,损失消除或减低的程度取决于该国国家潜能的总和。
    从20世纪末,世界跨入新的信息技术领域,出现了对人施加影响的崭新方法和手段,经济往来增多,人际交往拓展,全球信息化进程加速。使用武力和大规模军事冲突的概率呈降低趋势,出现了新型的武力行动,这一切均增加了俄联邦国家安全可能面临的威胁种类。          需要指出的是,表1中列出的18种威胁并非完全按照威胁的重要性进行排序,而是为了便于随后分析。对照表1,第1~13种威胁在各类会议的讨论和大众传媒报道中反复提及,对威胁产生的原因、可能发展方向、紧张趋势及其后果,已有详尽分析,无需赘述。
        分析俄联邦的军事威胁需要考虑俄罗斯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的具体情况。可以将造成各类军事威胁的国家划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类国家和军政联盟,在研制战略进攻和防御武器时,能够最大化实现科技革命的最新成就,比其他国家至少超前15~20年,将利益触角伸向全球,捍卫自身利益时赋予武力非常重要的地位。
  第二类国家,在上个世纪下半叶已进入工业高度发展国家,具有人口优势,具有想成为地区甚至全球主宰的强烈动因,但目前尚不具备发动高科技战争的能力,尤其是在它国领土上。
  第三类国家,是发展中国家里迅速崛起的国家,但好战、具有民族主义和/或宗教主义倾向,惟有依靠拥有战术核武器和/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武器来弥补自身的缺憾。
  第四类国家,实际上都不再是统一的整体,而已沦为无休止内讧的牺牲品,不过是充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进行恐怖主义活动非法武装分子的扩散源罢了。
  上述这几类国家,虽规模、地理位置、武装斗争范围及其表现形式、发生地点和实施进程各有差异,但都可以视作给俄罗斯联邦造成军事威胁的主要敌对国家。
  第一类国家,利用其科技优势,传统上主要在海洋领域制造军事斗争威胁。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至今,随着这类国家的军事投送能力不断提高(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其军事力量投送到全球任一地区),来自他们的威胁也已逐渐转入空天领域。未来,来自这类国家的主要威胁将发生在网络信息领域。即通过信息破坏活动,在对抗国中挑起各种骚乱,制造“可控混乱”手段来取代军事力量,妄图从内部推翻不合心意的政权,破坏他国内部稳定。
  目前俄联邦还拥有足够的核武库,第一类国家倒还不至于采取粗暴的形式,直接实施军事威胁,更多可能是间接为之:在俄罗斯边界制造紧张局势策源地,挑起高科技军备竞赛,展示炫耀武力等等,他们所制造的威胁超越国界。自恃有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对国家和社会生活各个方面施加强大的信息、心理、政治、法律和经济影响。经常实施破坏行动和特种行动,试图挑起并资助在俄领土上发生的武装冲突。
    
      
 序号 种类   序号 种类   序号 种类
1 军事 7 意识形态 13 技术工程
2 经济 8 领土 14 生物圈
3 政治 9 人口 15 外生
4 信息 10 宗教精神 16 内生
5 控制 11 恐怖主义 17 水文地形
6 科技 12 生态 18 不明飞行物
表1   俄罗斯国家安全可能面临的威胁种类 
 
 
北约东扩,试图获得“第二次喘息”的机会,巩固军事势力
在俄罗斯周边出现新的、拥有可与俄联邦武装力量相抗衡、甚至更强大的势力中心
《核俱乐部成员》扩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且落入恐怖分子手中
近地空间军事化
出现新型常规高精度战略武器
国际恐怖主义行动,在俄联邦个别地区非法武装集团组织肆意猖獗
各方之间的领土矛盾加剧,无法保证是否能够遏制恶化
联合国在调解国际纷争时的作用和地位下降
 表2      军事威胁(军事安全威胁)   
 
   第二类国家运用人口优势和现代工业实力,能够在陆地领域的武装斗争中制造局部和地区威胁,而未来必将延伸到海洋和空天领域。地理位置上它们紧靠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依仗发达的经济、军事潜力,通过合法、非法的移民浪潮,在毗邻地带开展生产活动,故其军事威胁可能会以非直接压制的形式加以体现。
  第三类国家,在保障军政稳定的前提下,能够单独而为,或与第一类、第二类国家结盟对俄联邦造成军事威胁。这类威胁可能发生在西部和南部边境,多呈现为局部或区域性规模的陆地领域的武装斗争。同样可以利用移民浪潮、军火贸易、毒品交易、国际犯罪、宗教和民族极端主义作为非直接压制俄联邦的手段。该类威胁发生的特点是很难正确评判各方的军政形势、综合实力和意图。
  第四类国家同样能够制造威胁。当国家最终解体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落入极端分子手中,用于追逐自身利益,或落入受国外援助、派遣的团伙手中。除此之外,极端组织和集团有大量的非法武装分子加入,他们肆意制造破坏活动、挑衅和恐怖行为。在21世纪初该类组织已从原先的单独行动转变为实施地面、海上和空中指向明确的团伙恐怖行动。这类军事威胁的主要特点是:不受国界限制,能够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在许多国家实施准备和保障措施。这无疑给恐怖行动的突如其来和顺利实施添上了翅膀,最终结果是对俄罗斯国家和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造成综合影响。 
  
危机四伏警钟鸣
 
        表2中列举了对俄罗斯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可能因素。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无论是针对个别国家,诸如俄罗斯盟国,还是针对地区乃至全球而言,最大的主要威胁仍然是所谓的颜色革命。该现象的成因十分复杂,一方面产生于政权和人民之间的社会政治矛盾,且政治领导层未能对矛盾做出正确的评估和预测,并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另一方面,外部势力利用这些政治对抗力量,为谋求自身利益,人为制造、加剧矛盾。已经发生的一系列颜色革命导致了无数流血事件和大量物质损失,同时也给相邻国家的安全带来明显的军事威胁。华盛顿和北约公然在俄边境制造危机事件,利用信息空间煽动外来居民进行抗议,再辅助以政治、经济、人文和其他非军事手段。颜色革命已经成功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上演。从对抗各种颜色革命、国家内部可控混乱的角度看,确保俄罗斯各民族的团结统一,制止极端主义、民族主义和其他分裂破坏行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目前,20世纪建立的全球和区域安全正在瓦解,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原因在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利用“可控混乱”方法,严重干涉俄罗斯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同时暗中加快使用武力的步伐。该类行径扩展了威胁范畴,同时也是通过非军事手段获取军事(最终是政治)目的的主要方法。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希莫夫在出席2015年4月第四届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时表示:“美国、北约及欧盟清楚俄联邦在乌克兰局势中的原则性和独立性立场,而且西方国家正对俄罗斯实施政治和经济压力。”惟有知晓所面临军事威胁的来源和危害程度,俄罗斯方可寻找应对威胁的办法。
  
满目苍痍栖息地
 
  第14~18种威胁常被我们忽略,生物圈、外力、内力、水文地形、不明飞行物。乍一看,它们与俄罗斯潜在敌人的破坏活动暂时无甚关联,但在近些年已显露明显的苗头和趋势,这5种威胁同样给俄罗斯带来巨大危害。
  人类日常活动会对环境、水圈、岩石圈表层造成全球性影响,而后者又与物质和能源复杂的生化迁移相互影响,在地球上已无一块陆地和海洋没有人类的足迹。由于对水、气、生物和其他资源的过度使用以及不合理开采、不断加剧的军备竞赛和核试验打破了自然资源无穷无尽、永不衰竭的神话。
  人类的破坏性行为已经如此之多,雪上加霜的是,现代化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大都采用了剧毒和侵蚀性高的燃料、酸和试剂、放射性材料、含氯物质。军队日常生活对周围环境同样带来危害:向大气圈和水圈抛掷废弃物,土壤和水库污染,地形破坏,景观改变等等。功能强大的雷达和无线电技术设备不仅需要大量的电能、数千立方米的优质水,而且还向大气释放大量的热量和数百兆瓦电磁能。
  全球已有各种类型和口径的弹药库存,这些弹药富含有机磷有毒物质和贫铀,这些弹药储存点紧靠居民区和流向大江湖泊的水库。大部分弹药已过保质期。核潜艇反应堆因使用年限到期,其回收利用工作迫在眉睫。
俄罗斯长期以来拥有大量军队,后果是涌现了大量不为外人所知的行政住宅区。按照常规,它们设立时远离州、地区中心,自给的烧煤锅炉房已不适应现代化供水、排水系统、净化设施、垃圾处理和加工企业的要求。  所有生活垃圾大都抛向大自然。随着军队改革,大量裁员,数百封闭的行政住宅区连同科技园地沦为一片废墟。殊不知,当时科技园区部署有大量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加之当时对可能造成的生态影响并未加以评估,也没有采取任何恢复周围环境的措施。
这样一来,为了降低生物圈威胁程度,现阶段必须做到:密切注视人类日常生活对大气层结构、放射性环境、水圈和岩石圈上层污染、水储量减少、自流井衰竭的附带影响,高度关注上述现象对种群生理、心理健康的影响,甚至对基因储备的影响;  激活相关组织开展剩余军用生产废料的回收利用工作;在封闭行政住宅区和生产场所评估可能产生的生态损失,必要时采取措施恢复土地的再生产力,预防周围环境免遭人类活动的负面影响。
  ?内力威胁包括:地震、火山爆发和海啸。外力威胁包括:台风、飓风、旋风、雪暴、干旱、沙尘暴、洪水、冰雹、早霜、晚霜、火灾和低温现象。水文地形威胁包括:雪崩、泥石流、海蚀、峡谷侵蚀、土壤位移。
  有一种观点认为,俄罗斯的大部分领土并未位于地震危险地带,或海啸、台风、飓风、旋风和暴风形成及作用的地带。在20世纪,人类见证了大地震、洪水、干旱、火灾、雪崩、泥石流和其他一些给俄罗斯造成重大损失的危险现象。21世纪以来,以上所列威胁依然显得不平静。
  第14~18种威胁发生的概率高,原因是俄联邦政府的地区执行机构经常推诿责任,很少采取有效措施来降低事故发生的频率。平时寄希望于侥幸,而当威胁来临,才火烧眉毛。
外星人是压垮人类的最后稻草?
 
  一定程度上来说,第18种威胁——飞碟现象会让人迷惑不解。目前已掌握了大量涉及不明飞行物、各类外星人将人类掠走的资料,不仅空中有不明飞行物,水面、水下、地下也有不明物体,还存在多介质(也就是说在各种环境里运动,并具有多晶特征)的不明物体。
  全球众多研究者指出,他们从哪里来?目的是什么?组织结构如何?最主要的是,他们到底是人类的朋友还是敌人?这一切尚不得而知。与不明飞行物,甚至与飞碟乘员接触的尝试也表明,后果很可能甚为悲惨。对人类而言,有可能导致失明、灼伤、瘫痪、失忆、健忘、射线破坏、心理生理受到伤害、被绑架用于各类实验等;对技术设备而言,可能会引发故障或损毁太空、空中、地面、水中(水下)目标和设备;损害机械和系统;破坏罗盘、电气和机械钟表、内燃发动机、电子设备的工作,其中包括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的操纵设备,还有供电、无线电电子和电视通信系统的控制设备。
  世界已到了某个临界点,此时无论是对单个国家,还是对全世界而言,飞碟安全问题都是决定性的,且必须与其他问题综合考虑。否则的话,如果说人类最终由于外星人入侵而走向灭亡,那么某一国家或地区与恐怖主义和犯罪作战,解决人口和其他问题,捍卫和发展民族精神、意识形态和社会价值观,又有何意义?俄罗斯科学院院士30多年的飞碟研究专家弗拉基米尔·阿扎扎认为,“我们不可能隐身于某个民族或国家的藩篱之外。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谁也不可能逃离它,必须为生存而战”。法国不明飞行物国家研究项目领导人之一指出:空中出现不明飞行物,是对国家安全的直接威胁。
通过分析以上所列举各种对俄罗斯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必须强调指出:许多威胁在目前发生的概率并不大,但是俄南部地区的不稳定的局势,社会政治紧张程度的加剧,全球化进程的加快,无疑都会增加威胁发生的概率;由于缺乏预防威胁发生的一整套有效措施,故这些威胁均具有长期性特征;这些威胁普遍具有综合性,根据相互交织的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情形不同,其重要性和产生的后果迥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