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门文章 >

美国空军彻底否决成立太空部队的相关议案



        据美国《防务科技》网站当地时间11月8日报道,美国国会正式发布了2018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最为引人注目的一点是,正式否定了之前提出了组建太空部队(Space Corps)的议案,这也意味着美军太空领域的军事任务仍将由空军具体负责和实施。
 
        成立太空部队的动议于今年6月22日提出,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原计划将该部队作为联邦武装力量的重要分支,由空军部长对其实施行政领导,该部队指挥官有权与空军参谋长共同列席参谋长联席会议,类似海军与海军陆战队之间的关系。
 
       该议案一经曝光就遭到了美国空军的强烈反对。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芬指斥其为“一种倒退”,并威胁“不会支持该议案获得通过”。事实上,由于太空部队的组建势必需要与之相适应的结构和人员调整,而且涉及权限划分、职责界定和经费派拨,难免与空军现有体系产生大规模冲突和重复,美国空军当然希望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
 
        媒体透露,2018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删除了关于“需要对美国空军的太空任务及相关能力进行详细评估”的文字表述,但仍然支持“对美国现有太空管理核心进行改革的相关建议”。对此,美国空军早有准备,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早已“顺应呼声”设立了一个全新的职位——专门主管太空行动的副参谋长(A-11),这意味着美国空军将以“内部分工”的方式继续垄断太空任务,也使得组建太空部队的动议彻底成为泡影。
 
        美国国会中的空军支持者自然顺水推舟,在威尔逊将A-11提名人选上报后不到一周时间就迅速回文批准,任命太空司令部副司令大卫•汤普森少将迅速履新,并将其军衔相应擢升一级。
 
        美国国会发言人表示,A-11的设立将有助于美国空军“更加精细地管理太空能力和周边事项,同时便于对采办和决策流程进行优化,便于统计和分配预算资金”。而之前参众两院重要人物,如共和党参议员威廉•索恩贝里和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HASC)主席迈克•罗杰斯等人,从批评空军并鼓吹太空部队,到转变态度大力支持,其中的原因耐人寻味。
 
        短短一个月之前,索恩贝里还在媒体上对空军“开炮”,嘲讽其“在将太空作为新兴作战域方面鼠目寸光”,“必须为联合部队配备专精专业的军种,改变这一现状”,而空军“具备上述能力的速度慢的令人发指,简直堪比其当年从陆军附属的航空队独立脱离的漫长‘进化’过程”。罗杰斯曾在HASC内部卖力推进太空部队的理念,甚至在国防授权法案出台前达到了60票赞成、1票反对的绝对支持率,但最终被空军高层和国防部长马蒂斯以“胡闹”(kibosh)一词轻松否决。
 
        索恩贝里在组建太空部队的议案被彻底“枪毙”后及时出面自找台阶,称“组织机构的改革其实也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重要的是发展太空任务能力并广泛开展演练”。威尔逊则不愿在该问题上继续纠缠,直接表示“美国空军的太空能力正处于关键拐点,必须在充分评估太空领域现有对手数量及具体水平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强化攻防实力”。她在参加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举行的研讨论坛时称,美国空军必须甄别对手进入太空究竟是出于和平目的,还是军事目的,同时抓住“发射成本降低、载荷日趋小型”的两大技术契机,充分掌握太空制高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杂志分类